现代诗歌

一人离去,一人等待-经典美文-情感文章-幽默笑话

  • 本站
  • 2019-07-13
  • 9已阅读
简介 【琉璃】我一直在这躺在这离河的河床里夜色下一直有零碎的花瓣飘落在我光滑的肌肤上沉默中一直有和煦的清风拂过我安静的眉宇亲吻我弯弯的眼角我名唤琉璃忘记了由来只是记忆中一直有个温柔的嗓音琉璃琉璃……

一人离去,一人等待-经典美文-情感文章-幽默笑话

【琉璃】我一直在这躺在这离河的河床里夜色下一直有零碎的花瓣飘落在我光滑的肌肤上沉默中一直有和煦的清风拂过我安静的眉宇亲吻我弯弯的眼角我名唤琉璃忘记了由来只是记忆中一直有个温柔的嗓音琉璃琉璃……等我归来,可好……于是日出月落转眼间花开,又一下子花谢我就这样等着然后时间过去,我已忘记了脑海中萦绕的声音只知道要在这里等一个人这年秋水枯干,霜雪又染头顶的老花树再沉睡过去一片片黄里透白的花瓣儿千次万次地溜过我的指尖直至最后一片却迟迟不肯落下我迷惘地睁起眼风轻扬黑发白花最终摆弄起我发间的银色步摇荡起我心间一阵涟漪恍惚间什么模糊了我的视线我看见了最后一片花瓣及曼舞飞来的一朵朵晶莹的雪色花风儿吹乱了他们的舞步打散了空中的轻纱一个紫色的身影挡过了我全部的视线那人唇角一扯淡淡的笑容让我微怔琉璃……记忆如春雷般在脑海中炸开……【记忆】天界倾泠三一年秋末,佛祖坐禅念经,一位仙童在旁不小心打破了屋内的一座琉璃盏,清脆的破裂声响起,七彩霓光下,灯盏碎为两块。

仙童大惊,忙望向佛祖,佛祖只笑不语,把手一挥那两片碎块幻化为一男一女,佛祖取名为沐璃、琉璃。

天界倾泠三一年初冬,飞雪,沐璃与琉璃二仙被派到玉帝门下,效力于仙界。 这天仙界雪狱花尤为繁盛,一片皑皑白雪的景色。 天庭内,玉帝威严地坐龙座之上,庭下几名妙龄仙娥踏着舞曲欢跳,时而飞旋、时而勾裙回舞,美艳一片。 忽然庭下出现两个身影,只见那名女子眉清目秀,秀美中透着一股英气,光采照人;当真是丽若冬梅绽雪、神如秋蕙披霜、两颊融融、双目盈盈,透露出一分执着与冷静。 女子身旁的紫衣少年,乌发及腰间,乍看之下,少年的容貌更显韵致。 不待众仙细看,二人已单膝跪下:“参见殿下,琉(沐)璃奉佛祖之令前来听候玉帝发落。

”一音落下,天庭内议论纷纷,玉帝敛去几丝肃严,带着些许柔意道:“既是如此,你们二位便去镇守雪狱亭,若妖界来犯,杀无赦。 ”“琉(沐)璃遵旨。 ”此后几百年,琉璃和沐璃两位上仙驻于南天门外雪狱阁里。

凡欲扰天界清净者,不论谁人,遇妖杀妖,见魔弑魔,无一例外。 二仙战场上飒爽英姿,挥刀舞剑,无人不叹。

再后来一段时间,天界保持了长时间的和平安宁,许是外界听闻了他们骁勇善战,故不敢来犯。

或是上天有意考验,又或命中注定发生……天界倾泠三零五年冬,本属天界的雪狱花不知为何飘下了凡间,花瓣瞬间染成血红,煞为妖艳。

花一落在地上,那片土地便再无生机,更甭说是人了。

几日下来,只眼望去,人间一片凄凉荒芜。 此等怪事很快传到了天庭,各仙家不约而同向玉帝举荐了上仙琉璃、沐璃去解决这事。 雪狱阁,白花盘上了木梁,梁绕着柱,阁楼像是坐落在茫茫花海中。 此时,沐璃已接到了玉帝的旨意。 琉璃:“沐璃,这现下你我二人都没办法,不如我去佛尊那儿一趟,讨教一下恢复人间的法子,你先且在这里等我。 ”沐璃一改从前云淡风轻的模样:“不可,此时非同小可,琉璃,还是我去,就这样说好了你在这等我归来。

”苍茫无际的蓝天上,很快隐去了一个紫色的背影,只剩几朵呆呆不动的浮云。 几日后琉璃忽闻“琉璃琉璃,你看我寻得了何物?”不见其人,只闻其得意之声。

若是平日,琉璃定会无视这说话之人。

但此时琉璃匆忙走出了楼阁,老远就见了这紫袍少年手里紧握着一根银色枯木。 “琉璃,你看,这是……”“木头。

”不待沐璃说完,琉璃便压下火气,冷冷地开口。 沐璃倒无所谓地笑笑,又指着天界不远处一方嫣红的离河道:“瞧见那里没,佛尊告知我,那里便是祸源,仙界的雪狱花就是从那个缺口落下人界,铸成大灾。

只要将这根琉璃木种在那个缺口处,便可恢复人间。 ”琉璃顺着他的指向,望见那处确实有团红红的东西。 沐璃笑道:“走吧。

”“嗯。 ”琉璃转身向那离河飞去,没有看身后之人。

她若有回头望一眼,便可瞧见沐璃笑容间的苍白虚弱。

离河,二人走进那个缺口旁,只见那儿不断落入雪狱花,入口即红,再旋转着、飞旋间,不住冒出几片红红的雪狱花,洒向人间。 好似不住喷涌而出的鲜血,极为诡秘。 琉璃径直朝面前的缺口走去,站定,蹲了下去在那个地孔旁,对着手中握着的琉璃木说:“沐璃,开始了。 ”接着琉璃将枝条用力插进那个地洞中,二人施展起了灵力。 “飕飕”冰凉的风源源不断地从地孔里串岀来,沙石被风吹起,擦脸而过,刺刺地疼;跟着,一阵淡紫色的烟雾从琉璃木里飘出,琉璃一喜,大叫道:“沐璃。

”沐璃身上紫色的长袍撩起啪啦啪啦作响。

他慢慢地升到半空中,闭眼,嘴里喃喃念着,片刻,他睁开那双水晶般通透的淡紫色眸子,大喝道:“雪狱,散!”音才落,刺眼的白光形成半球笼罩,把离河笼罩起来,再以这个圆心向里扩散,风如波浪,层层蔓延开来。

沐璃轻轻落地,笑容可掬地挥挥袍子。 琉璃的眼神不经意扫过他,惊愕地发现,他的身体透明,仿佛清风一拂,他便会跟着散去那般。 “沐璃!”琉璃轻声唤他,“你为何骗我?”又怕被自己一触,他便会消失,琉璃急忙伸出的手停在了空中。

“琉璃,琉璃,在这里等我……等我归来,可好?可好……”音毕,他随着一阵清风散去。 【一人离去,一人等待】我一直在这躺在这离河的河床里沐璃离去了,琉璃要等着他的归来我在心里不断地念着念着千百年后我已在念念不忘中忘记了沐璃忘记了一切仅仅知道我要在这等一个重要的人等待的漫长岁月里我见证了头顶这棵花树的花开花落我数过了天空中不知道多少次的日出我厌倦了破晓的晨曦看累了美丽的花儿然而等待的人还不曾出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