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第五百二十六章 编军成营司礼监最新章节

  • 本站
  • 2019-07-17
  • 66已阅读
简介 王永寿昨想,良臣管不着,反正他是不可能把降倭送回辽东的。 因为,这是他魏公公目前为止,唯一的一支能够拉出去打一仗的有生力量。 倒不是说他手里真是一点人也没有,郑铎手下那百十个飞虎兵

第五百二十六章 编军成营司礼监最新章节

王永寿昨想,良臣管不着,反正他是不可能把降倭送回辽东的。

因为,这是他魏公公目前为止,唯一的一支能够拉出去打一仗的有生力量。

倒不是说他手里真是一点人也没有,郑铎手下那百十个飞虎兵说起来也是精锐,可惜的是,飞虎军并不是正规军队,纯是高淮为了抢钱打造出来的税兵。

所以,尽管装备精良,兵员也精悍,身手个个了得,但更适合飞虎兵的是护卫,是侦察,而不是在战场上和敌军正面硬刚。 这也是为何良臣只向便宜老师杨镐提出要降倭,而不是要张虎手下那支飞虎军主力的一大因素。

他想让张虎带着飞虎军主力参与即将进行的土蛮之役,经历真正的战火考验后,再想办法赶在杨镐下台前收在自己麾下。 这样一来能够得到一支经过战事考验的兵马,也能给自己减轻一笔负担。 要不然,现在就把那千余飞虎兵都弄过来,他魏公公恐怕一天都吃不上一顿饭了。 有组织,有纪律,才是一支精兵的不二标准。 倭人对于服从的天性,使良臣对他们很是看重。 他是真的要将这些倭人充为自己的亲兵卫队的。 或者说,这些就是他魏公公的家丁,也是未来的东亚共荣急先锋。 如何命名,也是难事。 降倭既入大明,便为大明之人,又是他魏公公直属,而魏公公是向大明皇帝孝忠,理论上,这些降倭可以担上“皇军”一称。

只不过,考虑这个称呼会让自己反感,因而,良臣给自己的卫队亲切的命名为忠勇营。

寓意又忠又勇。

良臣从忠营勇中又选了四十名降倭拨归小田所属的护卫队伍,这样连同先前的十名降倭,魏公公的贴身护卫就多达五十人。 王永寿那边没给良臣弄来所属后营旗军的正式官职和印签,过来的曹文耀和伍福铭这两个坐营官也是领的原先武骧右卫的职事。 换言之,曹文耀等武骧右卫的军官士兵在后营旗军只是挂职,有实际差遣,却无实际名份。 这一点,王永寿和良臣通过气,虽然有点遗憾不能大肆封赏正官正印,但良臣也是讲道理的人,知道当下不是他给部下争官的时候。 总要出海有了成绩,给万历孝敬到位,才能从这位爱钱的皇帝那里讨来恩赏。 眼下起步阶段,万历能给你一个名义已经然是皆大欢喜的事了。

再要强求,怕万历就不快活了。 问过王永寿后,良臣得知除了坐营官必须是曹、伍二人外,其余营中差遣都可以由他魏公公自定。

于是,良臣便自己弄了一套临时编制。

按计划,不管最终到达南苑的家乡子弟兵有多少,良臣都给自己这个后营旗军定下五营编制。 而在御马监内,他的魏家军是以武骧右卫后营旗军名义存在,这个身份所需要的关防大印王永寿都给准备好了。 不管到哪里,和地方也好,驻军也好,都可以光明正大接触。

五营兵,分别为步兵二营,马军一营,辎重一营、亲兵营。

出海最主要的不是马步营兵,而是水营。

只是现在良臣手里艘船也没有,所以这个水营编制只能放在心中,等他魏公公领着四营大兵南下之后才行扩充。

最好,是有现成的水营可以供他魏公公差遣,要不然从无到有,一穷二白的就要把水营弄起来,难度级别五颗星。 每营暂定五百兵额,足也好,不足也好,标额都是如此。

日后随兵员扩充及船只方面演变进行调整。 各营下设两标,每标二百二十人。

余下六十人为营领直属队,负责旗牌传令、侦察等事。

标下设队、伍二级。

每标各有二十直属人员,队伍不设直属。

家乡子弟兵尚未赶到,良臣这两天便重点整编了以降倭为主的亲兵营。 除调拨贴身护卫队的四十人外,余下四百二十名降倭分为三标,每标一百三十人,各标队长称标领,其下设大小队长。

序列则以忠、信、智命名,即第一标为忠字标,第二标为信字标,第三标为智字标。

忠字标的标领良臣任命的是飞虎兵出身的倭人大岛由加利,这是个日军第一次侵朝时就与队伍走散,仓皇逃窜结果迷路越过鸭绿江,当了马匪的日兵。 信字标的标领良臣任命的是侵朝日军第二军兵奉粮行山本幸二,此人在草帽顶子山一战手刃三建奴,且在第二军降倭中威信很高。

智字标的标领良臣没有从第一、第三、第四三军的降倭中选取,而是直接任命因为手刃费扬古被赐飞鱼服的兵次郎。 这是个最低级的小兵,在参加日军之前最单纯的农夫。 得知自己被主公任命为标领后,兵次郎兴奋的连呼万岁,幸得真田发现及时,赶紧喝止于他。

兵次郎这才方晓得在大明,万岁是不能乱叫的。 因为是标的缘故,良臣没有赐旗,只给大岛由加利、山本幸二、兵次郎赐于忠、信、智三面腰牌。 赐牌仪式很郑重,所有人都在校场集中,然后三人一一登上点将台,激动的从主公手中接过,高举在手,台下顿时发出欢呼声。 就在这次赐牌仪式上,良臣第一次向这些以后属于他魏公公私兵的降倭们授予了武士的荣号。 “不论你们从前是什么人,现在,你们都是我大明的武士!”系统的武士道灌输,良臣的培训手册没弄好,也不是几句话就能灌输下去的,他也不急,慢慢来就是。 随后,良臣命令三位标领分别上报自己所属的大小队长。 要求只一个,就是草帽顶子山一战成功斩首,立下功劳的优先。

这叫赏罚公明。 良臣知道这些降倭中不乏从前日军中的低级军官,这些人在普通士兵中威信还是有的,但他不愿意直接任命这些军官,更倾向于从那些立了功劳但是没有威信的士兵中提拔。

这也是间接斩断这些日军从前的上下级关系,使他们向着明国武士的身份转变。 效果很明显,当不少在草帽子顶子山立功的日军普通士兵得知自己成为队长后,表现出来的激动不比兵次郎差。

尤其是两个负了重伤的降倭在获知任命后,走出营房相拥而泣,进而面向主公所在的营帐深深的磕了三记响头。 贴身护卫队由小田和真田分别负责,长时期的相处下来,二人的忠诚不容置疑。

郑铎及其他飞虎兵,良臣准备将他们安置在另外三营中,和王永寿拨来的那一百名士兵混编。 陆太监已将良臣从军器库购买的军械分两批运到,不过良臣没有分发下去,因为他认为日军擅使火铳这个优点必须继承,且要发扬壮大。 所以,他要去弄火铳。 举目四望,能给他弄来火铳的也只未来的锦衣卫大都督、现今的南镇抚使田尔耕能做到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