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蒋介石后代秘回大陆扫墓,一句话感动在场所有人

  • 本站
  • 2019-07-05
  • 61已阅读
简介 今天继续说蒋家。 中,最艰难的莫过其第三、第四个孙子,蒋孝严蒋孝慈双胞胎兄弟。 爸妈是一个孩子最大的靠山,叫声爸妈最平常不过,但对蒋孝严蒋孝慈兄弟俩来说,是毕生未偿实现的愿望。

蒋介石后代秘回大陆扫墓,一句话感动在场所有人

今天继续说蒋家。 中,最艰难的莫过其第三、第四个孙子,蒋孝严蒋孝慈双胞胎兄弟。 爸妈是一个孩子最大的靠山,叫声爸妈最平常不过,但对蒋孝严蒋孝慈兄弟俩来说,是毕生未偿实现的愿望。

他们出生半年后,29岁的母亲在医院被毒死,从小没娘。

5岁时,蒋经国在南京偷偷见了这两个“私生子”后,撤退台湾,从此,两兄弟再未见过爹。 他们改姓舅舅的章姓,随姥姥生活。 直到后来移居台湾,姥姥病逝。

这哥俩一直是在没爹没娘的环境中长大。

(年轻在江西认识章亚若时的蒋经国)苦难往往是一杯痛苦的财富,让人清醒早熟。 在没有爹娘呵护,家徒四壁、食不果腹、备受欺辱的生活中,两人发奋学习,立志摆脱穷苦,最后一人进了政府当外交官,一人进了东吴大学当了教授。

长大后,两人内心有一个最简单最平凡的愿望:知道爹妈是谁。 蒋经国在台湾通过秘书暗中关注着他哥俩的成长,但一直未与他们见面,蒋家大门,至始至终未向他们敞开。 1988年1月蒋经国逝世后,兄弟俩被领到太平间见了父亲遗体一面。 这是哥俩对父亲唯一的记忆。

人生残酷如是,让人心如刀绞。

(蒋孝严蒋孝慈)章孝慈是蒋家后代中学历最高、最具才华的一个。

他少年性格内敛,高中时了解到自己的身世之后,更沉默了。 对被拒蒋门之外也曾自怨自艾,他想,过去已经够艰辛了,未来再苦也苦不到哪里。

兄弟俩下定决心:一切靠自己。

他们利用寒假暑假打工挣学费,干服务生、保安,还在烈日下搬过钢条,“手掌磨破皮,流出来的血将手套都染红”。 种种痛苦都是前行的动力。 在美国大学念完博士后,他回到台湾被东吴大学聘为教授。

后升为校长。 事业有成后,他们想到父母。 父亲见不成,母亲也无法悼念。

想告慰母亲连个墓都没有。

为母亲立碑祭拜,成了哥俩最简单最平凡的夙愿。 (蒋孝严蒋孝慈)经过努力和大陆有关方面的帮助,母亲章亚若之墓找到,在桂林凤凰岭重新修葺立碑。 此时是1989年年底。 两岸关系虽血浓于水,但交往还远不如现在频繁。 以官方身份回大陆探访,还不被允许。

随着年岁流逝,认祖归宗、祭拜亡母成哥俩日益迫切的愿望。

他们可以忍受一生,但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再这样不明不白地活下去。

1993年9月,已是国民党中央委员的章孝慈,果断辞去党内公职和“国大代表”的身份,以台湾学者的身份秘密回到大陆,成为蒋家后代第一个回大陆的人。

(蒋孝慈)据蒋孝严的自传式回忆录中说,9月4日,蒋孝慈回到桂林,当天天气晴朗,但次日祭拜时,天公突然降下瓢泼大雨。 蒋孝慈着黑色西装,胸戴白花,缓登墓台。

见到母亲的碑墓,忍不住痛哭失声,以巾掩面。

大雨中,蒋孝慈跪地祭拜:“母亲大人,儿子回来看您了……”一句未了,再次哽咽,泪如泉涌。 50多年始认生母,陪同人员无不落泪。

“呜呼!劬劳我母,生于忧危。 万方多难,世局崩离……”蒋孝慈长跪诵读祭母文,声泪俱下,泪雨交融,一生艰辛委屈尽诉墓前。 现场不少人跟着掉泪,都说他孝心动天,老天垂泪。 (章孝严回浙江老家拜祖)蒋孝慈了却了心中心愿后,1996年2月,突发脑中风不幸逝世。

认祖归宗的任务,就全部落在了哥哥蒋孝严肩头。

2008年,蒋孝严回大陆蒋家故居祭拜先祖时,提到弟弟人生中的最后一次祭拜,再次当场落泪:“每个人都可以轻易地叫自己的爸爸、爷爷,我却要等到快六十岁,才能在公开场合说自己的父亲是谁、祖父是谁……这种苦楚,只有孝慈可以体会,而他今天却已不在世,终其一生,心愿未了,这是何其残忍的事……“【飞春读传,一个专注历史名人传记的原创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