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第0126章 重口味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 本站
  • 2019-07-06
  • 197已阅读
简介 “砰!”精准地将空罐头扔进旁边的垃圾桶中,云月将倒出来的午餐肉摆好,殷勤地端到了桌子上。 她可不像云海那样,拎着菜刀能杀怪物,同样也能拎着菜刀进厨房大展身手。 就眼前,云月能拿得出

第0126章 重口味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砰!”精准地将空罐头扔进旁边的垃圾桶中,云月将倒出来的午餐肉摆好,殷勤地端到了桌子上。

她可不像云海那样,拎着菜刀能杀怪物,同样也能拎着菜刀进厨房大展身手。

就眼前,云月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旁边仓库里堆积如山的军用罐头食品了。

坐在桌前,云朵吃得风卷残云,眉眼间满是痛快的笑意。 “来,尝尝这个,蟹黄汤包没材料做不出来,回锅肉倒是不难,你这个小馋猫也喜欢这道菜。 ”脸上带着发自内心的快乐,云海端着一盘刚刚出锅的回锅肉,快步走到了餐桌前。 “唔……我快要把舌头吃下去了。

”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云海,云朵夸张地喊了一声,筷子抡得飞快。

“慢点,没人跟你抢。 白切鸡马上出锅,别吃不下去了。 ”宠溺地揉了揉云朵的头发,云海又走向了厨房。 “哥,我还要吃烧鹅。 ”咬着一块肉,云朵大声喊道。

“没问题。 ”对于云朵的要求,云海很少拒绝过,更别说在她吃尽了苦头的末世了。

“基地养殖场有鸡,那还有鹅吗?”还没走进厨房,云海就看向了基地的厨师长。 “有,我马上去逮一只过来。

”抹了抹额头的冷汗,胖胖的厨师长胆战心惊地看了一眼门外。

门神似的蹲在门口,虎甲、山猫、黑豹几只禁卫异形一动不动。 “快点!”见他挪不动脚步,云海皱了皱眉头,说道:“要不要我让它们驮着你去?”“不用不用……”胖厨师长连声应道。 硬着头皮走了出去。 小腿肚子在打哆嗦,大腿也在颤抖,就连脸上的肥肉都在震颤。 看着通道中每隔数十米就有几只异形蹲守,胖厨师长就跟踏上黄泉路一样,极度的恐惧刺激着膀胱。 他觉得自己快**了。 “你哥的手艺这么棒!”目光不时回头看看门口的异形,另外一个女人就含蓄多了,只挑云朵不喜欢的各种罐头食品,慢慢吃着。

事实上她也喜欢那些刚刚烹饪出来的热气腾腾的菜肴,不说色香味俱佳,女人都快记不清上次这么吃饭。 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只是云月不给她机会。

明明端着的是水,云月偏偏跟端着一瓶高档红酒的最有眼色的服务员一样,只要云朵抿上一口,前者必定马上殷勤地添满杯子。

只要自己夹上一筷子热菜,她摸不清身份的云月必定瞪她一眼。 可怜的女人只能看着那些精美的菜肴,猛咽口水了。

“刘姐,你是不知道,我们兄妹俩从小嘴谗,我妈就四处跟人学做菜,川鲁粤淮扬闽浙湘本帮,八大菜系中的经典菜,我妈都学了几招。

”“我是没做菜的天分。

我哥却是不同,一手厨艺深得我老妈真传。

也就是没钱,不然以我哥的手艺。 在我们家乡景区开上一家中餐馆,那就得赚翻了。 到那时,我就安静地做个混吃等死的美少女就行了,我哥绝对能养我一辈子。 ”云朵边吃边说,眉飞色舞。

女人正是跟云朵一同从秦省岭山军事基地来到新纪元基地的刘敏,听到云朵这么说。

顿时识时地露出了一脸羡慕的神情。

“你的愿望现在就能实现,有主人罩着你。 这世上没什么做不到,也没什么得不到的。

”云月赔着笑脸开口了。 端起水壶又往云朵面前的杯子里滴了两滴水。

“主人?”夹到嘴边的菜掉在了桌上,云朵诧异地盯着云月,不能置信地问道:“你管我哥叫什么?”“主人啊。 他本就是云月至高无上的主人,他让我做什么,我都根本不能反抗。 ”云月眨动着眼睛,轻咬嘴唇,泪花盈盈。

“我勒个去,哥,这算怎么回事?”刚好云海端着一大盘白切鸡走了出来,云朵看向他,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哥,虽然话说已经是末世了,你的审美感也不能这么扭曲变态啊,你说你随便找个女人都行,毕竟像我这样的青春无敌美少女世上不多。

”“我说你找不到好的,也不能拿个怪物应付啊,这要万一给我整出个怪模怪样的侄子、侄女出来,多瘆人啊。 ”云海一听就是满头黑线,把白切鸡放在云朵面前,曲指在她脑门上弹了一记脑瓜崩。

“说什么呢?什么女人、侄子,乱七八糟的。

”云朵捂着脑门,朝云月呶了呶嘴,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我的精神力感应不会出错,别跟我说她是人,她要是人类,桌上这盘白切鸡就是凤凰了。

”“我可没说什么,是她自己想歪了。

再说了,我说你是我的主人,我不能反抗你的任何要求、念头,这有错吗?”见云海瞪向自己,云月马上露出一副委屈的神情,黑漆漆的眸子中夸张地蒙上了一层雾水。 云海头大无比。 也不知道云月心中打什么鬼算盘,至少刚刚为了救云朵,她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没少出力,出于人性化的考虑,云海也不好因为这点事就给她发火。 更何况有些事情,越描只会越黑。

“说吧,你又想干什么?”从冰箱中拿出冻好的冰块扔在杯子中,云海倒进去半罐啤酒,没好气地问了一声。

“我想吃东西。 ”云月飞快地应道。

“那坐下吃啊。

我哥这重口味我不敢认同,他能同意你叫云月,至少也是把你当一家人了,客气什么。 ”云朵伸出筷子指了指旁边的椅子,一脸奇怪的表情。 “她不好这口。

”云海瞪了云月一眼,无奈地点了点头。 “嗖”一声蹿了出去,云月瞬间就跑没影了,吓得拎着一只大白鹅走进来的胖厨师长险些尿裤裆了。 “先去拾掇好弄干净,我等下来。 ”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夹紧双腿的胖厨师长,云海看向云朵,目光又柔和了下来。 “我吃饱了,朵朵你慢慢吃。 ”估计云海有话要说,刘敏识趣地站了起来。 点点头,见她走到了餐厅门口,记起来一岔,云海拍了拍脑门,说道:“有人让我给你带句话,他说让你好好待在新纪元基地就行,不要冒险回去岭山基地了。 ”站在门口,刘敏的身体一震,随即低声道谢,抬脚走了出去。 “又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摇了摇头,云海也懒得考虑她跟岭山基地的上校是什么关系,随即看向云朵。

“你去过岭山?”夹了一口白切鸡美美地吃了起来,云朵一听这话,登时不淡定了。 “喏,瞅瞅它们,数量全部加在一起,哥都不知道现在有多少只,去趟秦省,不是什么难事。

”在唯一的亲人面前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云海甚至还有些显摆的意图。 “也难怪你能找到我,我就说怎么可能这么巧。

”细嚼慢咽吃了几块白切鸡,云朵放下筷子,低声问道:“现在总该说说了吧,这是怎么回事?你是被什么寄生失败了吗?这些怪物又是怎么回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