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第四十六章 被逆推了

  • 本站
  • 2019-08-10
  • 144已阅读
简介 “田丰,你别折磨我了,快点直接上来吧!”本来田丰等了一天早就瘪的难受了,现在又听到李梅校长的不断催促,如果是个男人都是不会在拖延,田丰不但是个男人而且是个能力很强的男人,他当然更不会在拖延原本

第四十六章 被逆推了

“田丰,你别折磨我了,快点直接上来吧!”本来田丰等了一天早就瘪的难受了,现在又听到李梅校长的不断催促,如果是个男人都是不会在拖延,田丰不但是个男人而且是个能力很强的男人,他当然更不会在拖延原本在衣中不断活的那对柔的双手轻轻的向上挑起然后轻轻一拉,那层薄薄的衣已经离了李梅的。

在衣离的刹那,李梅前那对柔已经慢慢直接展现在田丰的视线之中。 淡淡月光请洒而下,给李梅的果镀上一层淡淡的银辉,如此美丽的景,忍不住让田丰轻了口凉气。

“,原来我都不知月光下的女人原来是如此之美。

”看着在自己前不断扭着像美女蛇一般的,田丰的眼睛瞬间就要看爆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成熟这么美丽的女人果。 不管是自己以前玩过的女人,还是以前在观看作片里面的那些女猪脚,甚至就连在田丰的心目中拥有至高地位的苍老师和武藤兰老师的都是无和眼前的相比拟。

田丰此刻觉得,现在李梅的美丽的就像一幅画,一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话,当然更是我要发用画笔来描绘。

看到如此美丽的,田丰痴了,着魔了,他快速的去自己的衣服,然后便几步卡耐的扑了上去。 顿时,两人的便粘合在一起,田丰轻轻的着女人的香,然后慢慢的向下,到他的玉颈!好像田丰的主也传染给了下的女人,她也变的主起来,主的回着田丰,时不时的两人的头还会织在一起。 李梅虽然有过男人,但是那里经过这样的场面,很快他心中的火彻底的被挑起来。 此刻的她忘记了思考,忘记了世上的一切,眼中只有田丰。 “田丰,前面那么多年我真的是白活了,竟然不知接可以这么的快活。 ”李梅的抱着田丰幸福的说:“嘿嘿…感觉很吧,我还有让你更的呢,你等一下,我马上就让你感受到。

”田丰嘿嘿一笑,随即又要凑上去继续亲。 “,你还要老娘等,老娘实在等不及了,今天老娘今天要发威逆推!”李梅一把推开田丰,转把他压在下:看着李梅的作,田丰猛然愣住了,这个一直都是温柔若的寡妇竟然竟然这么生猛,要不是田丰知眼前之人绝对丝毫李梅,他一定以为自己错了。 直接把田丰压在上,然后在田丰的上不断的前后晃着,而已经恢复过来的田丰则是配合着不断的向上活一下,伴随着两人的作的延续,然后在两个人共同的急促中,他们一起达到了巅。

“咳咳咳……梅姐,我今天终于知什么做巾帼英雄了,你就是巾帼英雄!我活了二十多年了,每次都是我在上面的份,想不到这次我竟然被你逆推了。 ”看上依然在自己上的李梅,田丰轻叹口气:闻言,李梅的白了田丰一眼,:“哼,你竟然敢取笑我,小心我再把你你逆推一次。

”“嘿嘿……来就来,谁怕谁!”田丰气呼呼的嘟囔:从来在这和方面他还没怕过谁,既然李梅想要在来一次,他当然不会拒绝。

运再次的开始,依然在燃烧,整个房间中,再次的无限……过后,李梅两手两脚像只八爪鱼一样死死的在了田丰的上,田丰也着她,俩人都大口大口喘着气,享受着男女之间巅过后的余韵。

“梅姐,我是不是很厉害?”田丰摩着她的L背笑着问。

“嗯,还凑合吧,距离让我满意还差很远呢。 ”李梅满足的躺在田丰怀里嬉笑着说。

“原来你还没满足,嘿嘿……那就再来一次吧!正好我的火气还没有完全的卸下去呢。

”田丰显然对李梅的回答很不满,翻又压在了她上,顿时,蚊帐之内再次传来男人的娇喘,女人的**声。

这一战又是将近一个小时,在李梅哭喊着求饶十来次之后,田丰才有点不满足的从她上下来,不过这次他并没有发S,所以那玩意依然很神。 地抱着怀中的像一摊棉花的女人,田丰又问:“说吧,我是不是很厉害?”经过三次的之后,李梅彻底的老实了,乖巧的依偎在田丰怀里,幸福的说:“嗯,老公弟弟你好厉害,比我以前的那个男人厉害多了。

”“哈哈…”田丰得意的笑着,在她既翘又结实的臀部上捏了把说:“知就好,以后要乖乖听话知吗?不然我就我的那玩意惩罚你,直到你听话为止!”“嗯,以后我会很听话的。

”李梅嘟嘟着,装作可怜兮兮的说。 “啪!”在她P上轻轻拍了下,田丰yin笑着说:“这才乖吗!”但接下来李梅又说了一句话直接让田丰巅从顶端追落到谷底,因为她说的是:“田丰老公,我还想要!”以前一个比较著名的机构做过一个统计,男人最喜欢女人说的一句话是,“老公,我想要”。 而男人最害怕听到的一句话则是,“老公,我还要!”经过三次的,特别是上次的时候,李梅几乎是哭着哀求自己停下来!现在仅仅刚过了几分钟,她竟然又主要求。

所以,在田丰听到李梅的要求之后差点没跳起来,毕竟连续三次大战几乎了快两个小时,她竟然还说要?“梅姐,你是不是准备把你前几年缺少的xing补回来,竟然这么疯狂?”“是……以前我男人在时,他比较文弱,我不敢太多的索取。

后来他去世了,这么多年我很少真心的享受过男女之,现在有你在了,我当然要好好的享受一下了。 ”“……你这个小女,谁要娶了女肯定少活十年!”“呵呵,看来你要少活十年了……”听了田丰的话,李梅像个*一样痴痴的笑了起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