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在最想安定的时候,恰巧遇到你

  • 本站
  • 2019-07-09
  • 62已阅读
简介 后来他们就结婚了。 从尴尬的相亲到躺到一张床上,前后不到两个月。 然后就有了我。 这么些年来的日子里,虽有磕磕绊绊,但也不至于风餐露宿。 该找个怎样的人

在最想安定的时候,恰巧遇到你

  后来他们就结婚了。

从尴尬的相亲到躺到一张床上,前后不到两个月。   然后就有了我。

  这么些年来的日子里,虽有磕磕绊绊,但也不至于风餐露宿。   该找个怎样的人,怎样才能少一点爱情上的蹉跎呢。   想来,结婚又哪里是多么复杂的一桩事情。 是缘分你拦不住。 是对的人他终于会来到啊。   像我爸妈一样,就是恰巧遇到你。

  2  五一时候我在中央商场和男友纠结要不要买一件价格昂贵又十分喜欢的裙子。

  我说要买,我真的好喜欢。

他说不要,买了你明天就后悔了。

  我们都只是学生,拿着爸妈一个月打一次的钱,虽然可以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但是猛然间添置个大件,还是要思忖几分。

  正当俩人权衡利弊时,我碰见了Y。

这是我来南京这两年第二次见她。 她出落地越发动人了。 脸很白净,有肉感,好美味的样子。   Y是我初中同班同学。 在我12岁刚上初中还没例假时,她就已经是14岁了,并和高一的男孩子谈着恋爱。 她的男友来我们班找她时,总是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像拿烟一样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把棒棒糖从嘴里夹出来,用满嘴的糖味问第一排蹬着大眼睛的女孩,Y呢,帮我把她叫出来。

  当年这个男孩的行为在现在看来,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 可在我当时看来,有个这样潇洒的男友,简直是酷炫。

  Y着实和那个棒棒糖少年谈了三年不长不短的恋爱。

横贯了我们的初中时代。

  年少时我们总把爱情想得单纯,觉得童话一样的爱情不就是Y这样的吗。

如果Y不和棒棒糖少年结婚生子,那生活里就没有什么值得相信的事情啦!  Y在初中毕业前夕就和棒棒糖少年挥手再见了。

  可我们当年的那一大串大呼再也不要相信的小女生如今都有了恋人并且沉溺其中。

  初中毕业的夏天,我收到了高中的录取通知。

Y离开了家乡,去了南京,跟着一个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把烟从嘴里夹出来的男人。   我在素面朝天,兢兢业业备战高考时,Y已然结了婚并怀孕。

和那个吃烟的男人。

  我在第一年高考失利纠结要不要复读时,Y已经在品尝初为人母的喜悦。

  我来大学第一年见到Y时,我依然像12岁时,穿着牛仔裤和白t恤。 而Y刚把孩子送到幼儿园回来。 我问Y为什么结婚会这样快  Y想也没想,我感觉我活着就是为了结婚,早想结了,从进初中起就想,只是和棒棒糖在一起的时候没到法定结婚年纪。

到了以后他就去找大胸女人了。 恰巧遇到他了呗。

他就是那个吃烟男人。   这是我这些年来第二次见Y,寒暄几句,就道别了。 她急着去付账,一件衣服是四位数。

  我的男友看着她的背影说:感觉她是另一个年龄段的人。   我哈哈大笑,另一个年龄段她和你一样大。 人家现在能捧着儿子,你行你也捧一个  男友沉默一阵子,岔开话题:那裙子你到底还要不要  我看着Y和棒棒糖少年的感情,从青黄不接,到瓜熟蒂落,又到尘埃汹涌的三年。 我知道当初的他们是怎样的痴迷和难以忘倦。   可是冷不丁地,猛然间,Y就跟着吃烟男人远走他乡了,就在Y最想安定的时候。 这是多恰巧的时候。

  就这么遇到你啊。

  3  用我妈的话讲:你表姐啥都好,就是脑子缺根筋,但也就是漂亮。   小时候寒暑假,我总寄居在表姐家。 农村的池塘捕鱼,黄河里游泳,捉知了卖钱,抓蝎子酿酒,我全都在我表姐的带领下玩过。

还有一些凶残的游戏表姐也一一教我,比如用长竹竿钩别人家的葡萄树,比如用土块互相对砸,甚至还用蜡烛烧着白瓷杯子来煮泡面。 那时的表姐已经十五六岁,教五六岁的我玩这些,现在想来也确实有点缺根筋。

  表姐没读过多少书,二十岁出头时,我妈就把她带到城里,安排进我妈朋友开的火锅店当服务员。 没什么生存技能的女孩要想做点正经行当,也只能在饭店打打下手了。 对了,在当服务员之前,表姐当过一阵子裁缝,自从把顾客的衣服肩膀裁得不一般齐,就被老板辞退了。   安排好了工作,我妈开始张罗表姐的婚事。

表姐自己谈了一个,是附近商场的电工,有个稳定的工作,我妈是很欣喜的。

没几天就让表姐把男友带回家看看,美其名曰,坐一起吃个饭。   我妈亲自下厨,大鱼大肉摆上桌。 让我爸目瞪口呆,我妈已经好多年没这么仔细做菜了。   饭桌上,电工哥哥高谈阔论,夹菜勇猛,喝起酒来也毫不逊色。

一点不把自己当外人。

  电工走后,我爸妈惊呼:现在的年轻男人是怎么了!  在我妈百般阻拦下,表姐终于忍痛与电工拜拜。

  后来表姐失踪了。   听我妈的火锅店朋友说,是表姐和厨师小吴又谈起了恋爱,怕我妈又要出兵,就赶在我妈获悉前与厨师小吴一起卷铺盖走人了!就在一夜之间!  这一走就是两三个年头,期间表姐给我妈打过几个电话,报了平安,让家人放心。   最后表姐再回到家乡,是因为她和厨师小吴分手了。 他们自行了断。

在异乡没人阻拦他们恋爱。   此时的表姐已然是26岁。

这在农村已经是大龄女青年了。

  急坏了我的舅舅舅妈,表姐被接回农村。 没到一年就和邻村的一个25岁青年二薛结婚。

二薛是他们薛家二儿子。   现在俩人在村里有着二层的小洋楼,还有一辆三五万的小车作为代步工具。

虽谈不上富足,但也美满。

  我想表姐大抵也还记得那个在饭桌上抨击现实,大义凛然的电工。 那个我们欣喜他有编制单位的电工。 她肯定也还记得那个厨师小吴,那个让她私奔的小吴。

  表姐好几次都站在婚姻的门槛上,可总是和婚姻打着擦边球。 按我妈的话说,那叫时候未到。

  表姐回村后,因为年纪有点大,就介绍过一个对象,就是二薛。

  然后,也没有为什么了,他们就这样在一起了,后来也有了生命的缔合。   就是恰巧遇到你。   谁不喜欢青梅竹马的事儿,谁又不喜欢从一而终的事儿呢。

  只也许,多的是偶然。

  在最想安定的时候,在家长最催促结婚的时候。

  恰巧遇到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