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第299章 住吉一家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 本站
  • 2019-07-11
  • 40已阅读
简介 可能是喝了酒的关系,又可能是上半夜的折腾,叶景诚这一觉睡得格外舒爽。 ∈♀不过再加一张床的话,肯定比睡地下要舒适得多。 当他醒来的时候,原本睡在身边的中森明菜已经不见身影。

第299章 住吉一家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可能是喝了酒的关系,又可能是上半夜的折腾,叶景诚这一觉睡得格外舒爽。

∈♀不过再加一张床的话,肯定比睡地下要舒适得多。 当他醒来的时候,原本睡在身边的中森明菜已经不见身影。

等到他从房间走了出来,才看到对方正跟她母亲还有妹妹在厨房忙碌。 “早啊,各位。 ”叶景诚向几人打招呼。

千惠子朝他友善的点了点头,中森明菜则是亲切的叫了声“阿娜达”,将手上的水迹往围裙抹了抹,然后走进洗手间为叶景诚准备洗漱的工具。 唯独是中森明穗,小孩子一样跟叶景诚嬉戏道:“姐夫是大懒虫,居然睡那么晚才起床。 ”当即,千惠子敲了敲女儿的脑袋瓜,教训道:“明穗,不准那么没礼貌。 ”中森明穗抹了抹生疼的脑袋,又朝叶景诚做了个可爱的吐舌头,没当一回事继续帮忙处理食材。

等到叶景诚走进洗手间,中森明菜将毛巾挂在他的脖子上,另外还递上一套新的洗漱用品,这些东西中森家并不会缺,因为这些都是经营宿屋的必备品。

除了牙膏牙刷这些洗漱用品,还有洗发水、沐浴露等淋浴的必备。

叶景诚肯定是要清洗一番,因为他身上那阵酸馊的酒味已经散开。 不过嘛,他还有一点小心思。

拉住打算出去的中森明菜,叶景诚眨了眨眼道:“小明菜,很好机会哦~”“什么意思?”中森明菜还没反应过来。

将中森明菜搂到怀中,叶景诚坦然道:“来,伺候为夫沐浴更衣。 ”“才不要呢。

”中森明菜脸色一羞,打算挣扎开来。 “哎呀,不听话了是吧。

”一把将中森明菜抱起来,叶景诚一边走向浴缸,一边耍着无赖说道:“没关系,你不伺候我,那我来伺候你好了。 ”“不要啦!放我下来!”中森明菜双腿乱蹬,又难为情说道:“欧卡桑和明穗在外面呢。

”“嘿,那你还那么大声,还是先把你的嘴堵上才行。

”叶景诚霸道的吻下来,瞬间让中森明菜的反抗减小。

没几秒她就彻底放弃挣扎,照叶景诚的胸膛拍了拍,撒娇道:“你坏死了。

”原本只是叶景诚一人的洗漱,现在变成两人的鸳鸯戏水,又变成一场较量的舒展运动。 ……“姐夫他们玩得好开心呢。

”只见卫生间门外,中森明穗手上拿着个锅铲,小脑袋瓜正伏在门外进行偷听。 “就你多事。

”千惠子白了中森明穗一眼,没好气说道:“还不快点过来帮忙。

”“切。

”听到里面传来若隐若现的戏水声,中森明穗讪讪收起心思,重新进入厨房给千惠子帮忙。

过了大半个小时,千惠子跟中森明穗做好一桌的饭菜。 只是卫生间的两人还没有出来,不仅让她们动了点小心思,似乎女婿(姐夫)在某方面很生猛呢。 等到两人从卫生间走出来,见到已经做好的衣着饭菜,还有中森明穗那鬼丫头‘嘻嘻嘻’的笑容,仿佛是在告诉叶景诚和中森明菜,她可是知道两人在卫生间做些什么。 惹得中森明菜尴尬的溜进房间,倒是叶景诚坦然的笑了笑,然后大大咧咧坐了下来。

那一头,千惠子开始拿完盛饭,还吩咐中森明穗去叫兄弟姐妹几人。

不多时,羞涩完的中森明菜再次走了出来。 她的父亲中森明男和几个兄弟姐妹,也被中森明穗叫到饭桌上准备吃饭。 过程中,中森明男作为一家之主,跟叶景诚并没有太多的交流。 这一点可能跟中森明男想在家中保持威严的一面可能有关,不过最主要的原因是他难说话,这个难说话指的不是话题上,而是在两人交流的语言基础。

中森明菜的母亲千惠子是资产家出身,而且童年还在华夏的滿州度过,所以她的汉语能力还可以跟叶景诚作一番交流。

也难怪明菜会去当汉语翻译,虽然她的汉语到现在还是有些蹩脚。

但是中森明菜这位父亲,说白了就是一个地道的农民,别说是说汉语,就是他说日语的时候,都带有浓重的地方口音。 其实更让叶景诚费解的,是中森明菜的母亲长得非常的端庄,但是她的父亲却长了一张鞋跟脸,而且又不是有才或者有财,中森明菜的母亲为什么会看上他?也幸好中森明菜脸型不像父亲,不然这细致的五官放到一张马脸上……真要这样恐怕她的歌声再动人,估计也没办法成为昭和时期的传奇歌姬。

想想都有些不适,小明菜还是肥嘟嘟的脸蛋可爱,不仅好看捏起来也舒服,想想他就不自觉往身旁的明菜脸上捏了一把。 “吃饭呢,别乱动。 ”拨开叶景诚的手,中森明菜小声说了一声。

笑了笑,叶景诚继续吃饭。

过程中又跟中森明菜的父亲还有两位哥哥喝了几杯,这顿午饭才宣布结束。

而就在中森明菜帮忙收拾碗筷的时候,两个少女莫名的拉门冲了进来,形色非常的慌乱和紧张,年龄稍大那个还对叶景诚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正当屋内的其他人有所反应时,宿屋的前台响起一阵急促的按铃声。

没时间追问这两个女孩的来历。

叶景诚跟着中森明菜的父母走出来查探情况,发现正有一群流里流气的人站在前台处。 不怕事的中森明穗也贴在叶景诚身后走了出来,留下中森明菜在里面询问两个女孩的情况。 而叶景诚从中森明穗口中得知,这群人原来是在附近打趸的蛊惑仔,带头的人叫做小玉政光,正是住吉一家的稻叶兴业会的头目,这间宿屋每个月的保护费就是交给这群人。

看起来,中森明男跟带头的人还比较熟络,过去套了一番关系之后,那个叫小玉政光拿出两张照片,问道:“你滴,有没有见过这两个女孩?”“就在我家里,刚才她们两个冲进来,可把我吓得……”中森明男拍了拍胸口,以表平复自己的心情。 他也是个真混蛋,出卖人还不带考虑的。

不过也能理解他的做法,岛国的社团完全是横行无忌。

如果他得罪了眼前的人,辛苦撑起来的宿屋生意,很可能因为这样而做不下去。

“跟我进去捉人。 ”小玉政光往后招了招手。

叶景诚听不明白他们说了什么,不过见到小玉政光带着人冲进房间,他考虑的是中森明菜还在里面,自然要冲进去维护自己的女人。 “阿娜达。 ”见到突然冲进来的一群男人,已经紧随而至的叶景诚,慌乱中的中森明菜总算有了主心骨,连忙拖着两个女孩躲到叶景诚的身后。

“小子你找死是吧?”小玉政光操着一口日语骂道。 不等叶景诚开口,中森明男先一步解释道:“这位是我的未来女婿,他是港岛人不知道这边的规矩,请二代目你见谅。

”“港岛过来的?”闻言,小玉政光似乎有几分忌惮。 等到中森明男点头确认,他又问道:“你这个女婿是不是姓叶的?”“是的,是的。

”中森明男连声应道。 他没想到未来女婿的名号那么好用,居然连小玉政光这种混混头目都认识他,那眼下这件事肯定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了。

“那就没错了。 ”又问了叶景诚是从事什么行业,从中森明男口中得知跟电影有关。 小玉政光笃定了叶景诚的身份,于是将中森明男推到一旁,径直朝叶景诚走了上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