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诡案七宗罪》by寒少风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本站
  • 2019-05-20
  • 187已阅读
简介 关于女人对婚姻绝望的表现,相信大家看完文章中的6个表现都有所了解了吧。希望上面的内容能给大家,带来一些帮助和建议。如需了解更多婚前心理资讯,请继续关注我们。 有很多人其实自身条件很优秀,

  关于女人对婚姻绝望的表现,相信大家看完文章中的6个表现都有所了解了吧。希望上面的内容能给大家,带来一些帮助和建议。如需了解更多婚前心理资讯,请继续关注我们。  有很多人其实自身条件很优秀,也很努力,但就是脱不了单。并不是没有遇到心仪的对象,而是不懂得如何去跟对方有更进一步的接触。

    空调方面  城市之星所使用的空调是大金VRV空调系统,对此该施工检查重点主要是铜管的焊接质量,保温效果,凝结水管是否畅通,为了保全空调的质量,检查铜管试压后,用高压保压到冲制冷剂之前,检查保温是否符合要求,保温接缝是否处理得当,凝结水进行通水试验。  从上述对各专业的系列检查,城市之星安装工程的隐蔽工程是基本符合要求的,上述的各种检查都是非常必须的,而且要求必须认真完成,否则安装质量将无法得以保证,从而影响整个房子的使用功能,作为一个安装工程管理人员必须认真做好各项安装工程的各种隐蔽工程检查。  5有关图纸深化管理要求  安装工程质量和美观与各种管线合理布置有很大关系,如何合理布置各种管线关键在于各类管线有关图纸深化,有关图纸深化主要以下几个方面:  (1)对地下室各类管线、桥架、风管投标人会同消防、弱电等施工单位进行综合,并绘制剖面图,供甲方和监理确定,明确各类管线、桥架、风管走向;如没有按上述要求引起管线走向混乱,标高不符合要求,各施工单位无条件返工,费用由各自单位承担。全文地址:http:///ysgllw/上一论文:下一论文:没有了论文写作技巧

《诡案七宗罪》by寒少风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诡案七宗罪》by寒少风免费章节在线阅读,主角是林峰,陈颖的小说阅读完结版,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当我看到现场的第一印象,我的脑海中已经有了一个想法。 老秦在刑警队已经呆了二十多年,而这二十多年中,却一直是有一个梗卡在他的心头。 二十多年前的雨夜红衣女子连环杀人案,八名红衣女性在那场连环杀人案中死亡。 而这起案件,到现在依旧被封存在刑警队的档...大家还记得二十八年前的白银连环杀人案吗,从一九八八年到二零零二年,九名身着红衣的女子,在白银这座小城内被奸杀。

更为恐怖的是,凶手在杀害这些女子之后,还将他们身上的部分组织与器官一并割掉带走。

一时之间,整座白银城内人心惶惶。

白银城内,再无女子穿红衣……二零零四年,白银警方曾悬赏二十万捉拿凶手,最终却石沉大海。

而距离最后一起案件已经过去了十三年之久,再在没发生类似事件。 正当所有人认为这起事件已经过去,凶手或者逃亡或者死亡的时候。 半年前的一起凶杀案,却让逐渐平静的白银这座城市再次波澜。

而这次,我却成为了原本还在我未出生时便发生的案件的亲历者。 我叫林峰,今年二十五岁,三年前从警校毕业,就进了市刑警队,当了一名刑警。 在他人的眼里,刑警每天都会与尸体与凶杀现场打交道,说心惊动魄并不为过。

但是三年的时间走下来,这种感觉却已经是逐渐趋于麻木,变得稀疏平常。 可是半年前的那起凶杀案,却将我原本的生活彻底击碎。 那天天气显得很阴沉,案发地应该是一个废弃的冶钢的工厂,当我赶到那里的时候,就看到一名红衣女子趴在血泊之中。

四周的血水,顺着凹凸不平的地面溢向四周,与她身上所着的红衣相互呼应着。

而在一旁,一名男子正夹着一根烟,看着尸体神色看起来有一些沉重。 这个男人是我的师父,也是白银市刑警队队长,秦明,大家也都叫他老秦。 当看见我的到来,老秦将我招呼到了一边,跟我说道:“小林子,这次事情有些难办!”我看了一眼老秦,问道:“那家伙又出来了吗?”当我看到现场的第一印象,我的脑海中已经有了一个想法。 老秦在刑警队已经呆了二十多年,而这二十多年中,却一直是有一个梗卡在他的心头。 二十多年前的雨夜红衣女子连环杀人案,八名红衣女性在那场连环杀人案中死亡。 而这起案件,到现在依旧被封存在刑警队的档案室中,但是凶手至今逍遥法外。

当年那起案件所发生的时候,正是老秦以刑警队队长的身份接手的第一个案子。 到现在为止,老秦每年都要将这个案件的所有档案再梳理一遍。

这个案件一直未破,也成为了老秦心中过不去的坎。

也因为这个案件,老秦拒绝了上面的调令,也放弃了升职的机会,呆在这个小城的刑警队队长的位置上,一干就是二十多年。

而在看起眼前这个案件,雨季,红衣女性,这不由得让我把这起案件,与二十年多前的那起连环杀人案件联系在了一起。

对于我的问题,老秦只是摇了摇头,狠狠的咄了一口烟,眼神看起来略显几分混浊的开口道:“你自己去看吧!”这个时候法医已经赶到,正在给尸体做着尸检。 还是个老熟人,只不过,这个人可不怎么好相处。 她叫陈颖,是法医组里面唯一的女性。

你说好端端一妹纸吧,面容姣好身材高挑,再怎么出去也能够赚的满满的回头率吧。

可是要说她是一朵花,绝对是盛开在南极的一朵奇葩。

冰冷的性格,无论面对谁都是那一副欠她百八十万的表情。

可偏偏有着一幅重口,整天没事的时候盘弄着办公室里的骷髅。 走到陈颖的面前,此刻她正拿着仪器检测着什么。

我刚准备开口问检查结果如何,却看见她手中原本端着的女尸脑袋向一侧一偏。

“卧槽!”当我看见女尸面庞的刹那间,我瞬间爆出了粗口。 差点没有一屁股蹲坐在地上。 从警三年了,杀人案,碎尸案我也经历过不少。 按理来说,普通的尸体哪怕就是尸块,对我来说都已经免疫了。 而这个时候眼前的一目,却是让我在瞬间心中不由得发麻。

这个红衣女尸原本的模样,已经是完全看不清了。

因为她的整个脸就犹如是被扒下来一样,鲜红的肉上面还带着泥土和污渍。

两颗爆出的眼睛,眼珠似乎直勾勾的盯着我一般。

微微翘起的嘴角,似乎还带着一抹诡异的笑容。 看着我的模样,蹲在一旁还在检查尸体的陈颖,却是冷眼一瞥,开口道:“多大个男人,还能被吓成这样,是带把的吗?”随后,当她的目光又落在了那颗已然没有皮的女尸的头颅上,原本冰冷的双眼在瞬间变得有些狂热与痴迷,那种感觉就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一般,开口说道:“瞧瞧,多么一件完美的艺术品,这刀工简直太绝了,简直是将皮和肉完美的分割!”听完她这句话,我那时的心中在瞬间不由得涌动起一股恶寒。

如果她不是警务人员的话,恐怕以她的表现在第一时间就会被逮起来了。 我强忍着心中的那股恶寒,开口问道:“查的有什么结果吗?”我话音刚落,捧着那颗无面头颅的陈颖,目光再度看向了我。

不过这妹纸的变脸着实太快,眼神在瞬间又变成了冰冷,开口说道:“致命伤在脖子处,一刀致命。

初步检查并没有奸污的迹象,剩下的得等带回去后进行进一步尸检!”把话说完,陈颖的目光又落在了手中的那颗脑袋上,继续去欣赏他的艺术品去了。

当听到没有奸污迹象的时候,我不由的愣了一下神。

跟着老秦查了三年当年的白银杀人案,其中的细节我几乎都能背下来了。

其中一条就是,作案者为男性,受害者生前都遭受过侵犯,这很显然与这次的凶杀案完全不一样。

我的脑海中,在当时瞬间冒出来很多的想法。

莫非,这次凶手不是当年的那个家伙,这一切都是巧合。

还是这个家伙,已经不满足于当年如果兽欲般的杀人手法,而是将自己的杀人手法进一步升华,或者说,这家伙已经老了,已经没有能力去做近一步的事情?还有一点,那凶手杀了人之后,为什么会将受害人的脸皮割掉。

是受害人脸上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还是什么?仅仅只是遵循当年的杀人手法。 不过,当年的那些凶案照片,我都也看到过。 凶手割取受害者组织器官的时候,手法都是相当粗糙,简直就是随手一刀以满足他的兽欲,根本没有这般精细。

正当我眯着眼睛,疑窦丛生的时候。

正蹲在一旁的陈颖,却突然传来一声惊呼:“你们看!”顺着陈颖的目光,我立刻看了过去。 而站在一旁若有所思的老秦,此刻也是立刻赶上前来。 那是一行泥泞的鞋印,除了隐约能够看到鞋子的边框,鞋底的花纹之类的,已经是完全被暴雨冲刷的看不清了,似乎能够从这双鞋印中所获得的价值信息十分有限。

可当我仔细的再看了鞋印一眼之后,我和老秦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一声惊呼:“这不可能!”每次办案,我们都会穿上鞋套进入案发现场,以防止破坏案发现场的环境。 而这次案发的地点,位于一间废弃的工厂旁边,环境十分偏僻,很少有人会经过这里。 受害女子穿的是高跟鞋,而很显然地面上泥泞的鞋印是平底鞋所印出。 所以,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个鞋印应该便是凶手所留下。

这本来应该算得上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暴雨并没有将凶犯所留下的痕迹所冲刷干净。 但是当仔细的查看了一下这双鞋印之后,所有人心中都被一种毛骨悚然的阴影所笼罩。

而一种诡异的感觉,也在我心中散漫开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