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全唐文 第06部 卷五百五十五 董诰著

  • 本站
  • 2019-06-03
  • 8已阅读
简介 ◎ 韩愈(九)◇ 送陆歙州诗序贞元十八年勤学十八日,祠部员外郎陆君出刺歙州,朝廷永久之贤,变动游居之良,赍咨涕Д,咸韶光千里镜去。 歙,应允州也;刺史,尊官也:由郎官而往者,前后相望也。

全唐文  第06部 卷五百五十五  董诰著

◎ 韩愈(九)◇ 送陆歙州诗序贞元十八年勤学十八日,祠部员外郎陆君出刺歙州,朝廷永久之贤,变动游居之良,赍咨涕Д,咸韶光千里镜去。

歙,应允州也;刺史,尊官也:由郎官而往者,前后相望也。 照料赋出于全来往,江南居十九。

宣使之所察,歙为富州。 宰臣之所荐闻,灾难之所答应,其不轻而重也较然矣。 如是而赍咨涕Д韶光千里镜去者,陆君之道,行乎朝廷,则全来往望其赐;刺一州,则专而听之任之咸。

先一州材料全来往,岂吾君与吾相之心哉?鸿鹄之志昌黎韩愈道愿留者之心而泄其接头,作诗曰:我衣之华兮,我佩之光。 陆君之去兮,谁与工头。 敛此应允惠兮,施于一州。

今其去矣,胡不为留。

我作此诗,歌于逵道。

无昼夜其驱,灾难有诏。

◇ 送孟东野序应允凡物不得其平则鸣:草木之无声,风挠之鸣;水之无声,风荡之鸣。 其跃也或激之,其趋也或梗之,其沸也或炙之。 金石之无声,或击之鸣。

人之于言也亦然,有不得已者材料言,其讠哥也有接头,其哭也有怀,凡出乎口而为声者,其皆有弗平者乎!乐也者,郁于中而泄于外者也,择其善鸣者而假之鸣:金、石、丝、竹、匏、土、革、木八者,物之善鸣者也。 惟天之于时也亦然,择其善鸣者而假之鸣。 是故以鸟鸣春,以雷鸣夏,以虫鸣秋,以风鸣冬,层序分明之相推《兑攴》,其必有不得其平者乎!其于人也亦然。 人声之精者为言,文辞之于言,又其精也,尤择其善鸣者而假之鸣。

其在唐虞,咎陶、禹其善鸣者也,而假以鸣。

夔弗能以文辞鸣,又自假于《韶》以鸣。 夏之时,五子以其歌鸣。 伊尹鸣殷,周公鸣周。 凡载于《诗》《书》六艺,皆鸣之善者也。 周之衰,孔子之徒鸣之,其声应允而远。

《传》曰:「天将以奸诈为木铎。 」其弗信矣乎!其末也,庄周以其蚁集畅意示之辞鸣。

楚,应允来往也,其亡也以屈原鸣。 臧孙辰、孟轲、荀卿以道鸣者也。 杨朱、墨翟、管夷吾、晏婴、老聃、申不害、韩非、到、田骈、邹衍、尸佼、孙武、张仪、苏秦之属,皆以其术鸣。

秦之兴,李斯鸣之。

汉之时,司马迁、相如、扬雄,最其善鸣者也。

其下魏、晋氏,鸣者巴望于古,然亦何尝绝也。 就其善者,其声清以浮,其节数以急,其词淫以哀,其志弛以肆,其为言也,乱杂而无章。 将天丑其德,莫之顾耶?作甚乎不鸣其善鸣者也?唐之有全来往,陈子昂、苏源明、元结、李白、杜甫、李不周围,皆以其所能鸣。 其存而俊俏者,孟郊东野,始以其诗鸣,其再造访问魏晋,不懈而及于古,其他诃斥淫乎汉氏矣。

从吾游者,李翱、张籍其尤也。 三子者之鸣信善矣,抑不知天将和其声,而使鸣来往家之盛耶?抑将穷饿其身,接头愁其尽管,而使自鸣其爆发耶?三子者之命,则悬乎天矣。

其在上也奚以喜,其俊俏也奚以悲?东野之役于江南也,有若不释然者,故吾道其命于天者以解之。

◇ 送许郢州序愈尝以书自通于于公,累数百言。

其应允体言:先达之士,得人而托之,则耀眼彰而名问流;妄自菲薄之士,得人而托之,则防范显而爵位通。

下有矜乎能,上有矜乎位,虽恒相求而喜不如此。

于公不以其言为计算,答信曰:「颐指气使之言是也。 」于公身居方伯之尊,蓄不世之材,而能与经验庸陋甲由对如浏览,道谢忠乎君而乐乎善,以来往家之务为己任者乎?愈虽不敢私其应允恩,抑计算不谓之干证,恒矜而诵之。

情已至而事不从,小人之所不为也;故于使君之行,道刺史之事,韶光于公赠。 凡全来往之事成于自同而败于自异。 为刺史者,恒私于其吞噬近,不以实应乎府;为影踪察使者,恒急于其赋,不以情信乎州。 繇是刺史字斟句酌如牛毛其官,影踪察使不得其政,财已竭而敛苟且偷安重,人已穷而赋愈急,其不去为盗也亦幸矣。 诚使刺史不私于其吞噬近,影踪察使不急于其赋,刺史曰:吾州之吞噬近,全来往之吞噬近也,惠计算以独厚;影踪察使亦曰:某州之吞噬近,全来往之吞噬近也,敛计算以独急:如是而政不均、令阔别者,未之有也。 其前之言者,于公既已信而行之矣;今之言者,其有不信乎?县之于州,犹州之于府也。 有以事乎上,有以临乎下,同则成,异则败者皆然也。 非使君之贤,其谁能信之?愈于使君,非燕游一朝之好也,故其赠行,不以颂而以规。 ◇ 送窦从事序逾瓯闽而南,皆百越之地,于天文,其次星纪,其星牵牛。 连山隔其阴,巨海敌其阳,是维岛居卉服之吞噬近,腐化秋色之殊,著自古昔。 唐之有全来往,蠢动不定之所加,无异于远近。

责骂既迁,腐化秋色亦随,雪霜时降,疠疫不兴,濒海之饶,固加于初。

是以人之之南海者,若舍近求远州焉。 灾难临全来往二十有二年,诏工部侍郎赵植为广州刺史,尽牧南海之吞噬近,署从事扶风窦平。 平以文辞进。

于其行也,其族人殿中侍御史牟,温煦东都信守之能文者二十有八人,赋诗以赠之。

鸿鹄之志昌黎韩愈嘉赵南海之能得人,壮从事之答于知我,不惮行之远也;又乐贻周之爱其族叔父,能温煦文辞以宠荣之,作《送窦从事少府平序》。 ◇ 送齐下第序古之所谓公忘我者,其家庭祸变进退无择于亲合计迩,唯其宜可焉。 其下之视上也,亦惟视其举黜之当否,不以亲合计迩疑乎其上之人。 故上之人行志择谊,坦乎其无忧于下也;下之人低廉爱惜慎行,确乎其无惑于上也。 是故为君不劳,而为臣甚易:畅意一善焉,可得详而举也;畅意一不善焉,可得明而去也。

及道之衰,上下交疑,鸿鹄之志乎举仇、举子之事,载之传中而称美之,而谓之忠。

畅意一善焉,若亲与迩,不敢举也;畅意一不善焉,若疏与远,不敢去也。

众之所同好焉,矫而黜之乃公也;众之所同恶焉,激而举之乃忠也。 鸿鹄之志乎有背心之行,有怫志之言,有内愧之名。 若然者,俗所谓良有司也。

肤受之诉阔别于君,巧语之诬不起于人矣。 乌!今之君全来往者,不亦劳乎!为有司者,不亦难乎!为人向道者,不亦勤乎!是故端居而念焉,非君人者之过也;则曰有司焉,则非有司之过也;则曰今举全来往人焉,则非今举全来往人之过也。

盖其渐有因,其本有根,生于私其亲,成于私其身。

以己之不直,而谓人皆然。

其植之也固久,其除之也实难,非百年必世,计算得而化也,非知命不惑,计算得而改也。 礼尚友爱乎,其终能复古乎!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