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踏着红军的足迹 我们在路上

  • 本站
  • 2019-07-31
  • 178已阅读
简介 A组 重走大凉山 一曲《情深谊长》,是红军当年走过大凉山时的真实写照,唱出了红军与当地彝族群众结下的深厚感情 彝海作证:“红军是咱们的亲兄弟” “红军是咱们的亲兄弟/长征不怕路途遥

踏着红军的足迹 我们在路上

  A组  重走大凉山  一曲《情深谊长》,是红军当年走过大凉山时的真实写照,唱出了红军与当地彝族群众结下的深厚感情  彝海作证:“红军是咱们的亲兄弟”  “红军是咱们的亲兄弟/长征不怕路途遥/索玛花儿一朵朵/红军从咱家乡过/红军走的是革命的路/革命的花儿开在咱心窝……”7月25日,“记者再走长征路”主题采访活动来到凉山彝族自治州冕宁县踏访彝海结盟地等地时,不时听到这样的歌声。

  这一曲《情深谊长》,是红军当年走过大凉山时的真实写照,唱出了红军与当地彝族群众结下的深厚感情。 7月25日,记者再走长征路,沿着红军长征的足迹,途经宝兴翻越夹金山。 记者杨树摄沈国才在彝海结盟纪念馆内讲述当年毛主席接见彝族代表的故事。

  记者王云摄彝海结盟纪念馆每年都会吸引成千上万游人前来游览。 记者王云摄7月25日,再走长征路的记者们在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馆采访。 记者杨树摄宝兴县硗碛乡毛泽东、朱德长征旧居。

记者杨树摄  彝海边歃血为盟  红军顺利通过彝区  1935年5月,美丽的彝海边,刘伯承与彝族果基家支的头人小叶丹留下一段“彝海结盟”的佳话。   1935年5月21日晚,红军先遣队连夜向冕宁北面的托乌、筲箕湾方向前进。 “在这之前,红军不了解彝族群众,彝族群众也不了解红军。 ”在彝海结盟遗址,小叶丹孙子、凉山州应急管理局职工沈建国告诉记者,“红军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穿着很简朴,进县城后还把国民党关押的彝族各家支人质释放出来。 这让大家感觉到红军确实不一样。

”  了解到彝族群众重义气、有歃血为盟的习俗后,负责接洽的萧华告诉小叶丹派出的代表沙马尔各和小叶丹四叔,刘伯承愿意与小叶丹结为兄弟。 小叶丹听了很高兴,在彝海边与刘伯承进行会谈,时间不长,两人就举行结盟仪式。   “当时彝海附近没人居住,没有找到酒,就用行军的旧茶缸子装上彝海水。 爷爷和刘伯承喝下滴了大公鸡鸡血的‘血酒’,发出誓言结盟。 ”沈建国告诉记者,结盟仪式后已是晚上,刘伯承邀请小叶丹叔侄一同到红军驻扎的大桥镇,并邀请镇上知名人士,把镇上的酒全部买完举行联欢会。

在大桥镇与小叶丹联欢后,刘伯承代表红军宣布:将小叶丹的武装编为“中国夷(彝)民红军沽鸡支队”,任命小叶丹为队长,并将一面写有“中国夷(彝)民红军沽鸡支队”的队旗授予小叶丹。

  1935年5月23日早晨,红军队伍从大桥镇出发,小叶丹派沙马尔各、果基于达等送红军到托乌,再由果基其他支一站一站送到筲箕湾。 “爷爷牺牲后,奶奶就给我讲这些故事。 这些事在整个冕宁也是家喻户晓。 ”  “一切夷(彝)汉平民都是兄弟骨肉”  “中国工农红军,解放弱小民族。

一切夷(彝)汉平民,都是兄弟骨肉。 ”一走进彝海结盟纪念馆,就看到当年朱德总司令发出的《中国工农红军布告》。

  红一方面军进入彝区后,特别重视民族工作。

《中国工农红军布告》深入浅出地宣传了共产党的民族政策,在彝族人中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彝海结盟纪念馆内珍藏了很多文物,其中有一件让人印象深刻。

这是一个盛粮用的小木升。 旁边的说明写着:“红军过凉山时,杨宝珍整天忙着为红军打草鞋洗补衣服,红军走时送了这个木升给她做纪念。 ”  四川是红军在长征中开展民族工作最频繁、成效最显著的省区。

“红军从咱家乡过,红军走的是革命的路。

”红军走过大凉山,留下了革命的火种。

  冕宁县志办主任王大钊告诉记者,1935年,中央红军巧渡金沙江入川后来到冕宁,在冕宁建立了入川以来第一个县级党组织,第一个县级革命政权,第一支县级革命武装,第一支少数民族武装。 “当年在冕宁县直接加入红军的就有两百多人。

”  如今,彝海依然秀美,当年的三块结盟石仍静静地矗立在彝海边的山坡上,向来往的游人讲述红军走过大凉山的故事。   B组  翻越夹金山  海拔4114米的夹金山垭口,时而小雨阵阵,时而雾气腾腾,给这座中央红军长征翻过的第一座大雪山增添了神秘感  感受红军精神:雨过天晴过夹金  7月25日,海拔4114米的夹金山垭口,时而小雨阵阵,时而雾气腾腾。 变幻无常的天气,给这座中央红军长征翻过的第一座大雪山增添了神秘感。   “夹金山,夹金山,鸟儿飞不过,凡人不可攀。 要想越过夹金山,除非神仙到人间!”在夹金山垭口,达维雪山红军小学6年级学生文膑仕和几个同学有板有眼地唱起了当地流传的歌谣。   1935年6月,红一方面军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甩掉国民党追兵后,来到雅安市宝兴县的夹金山脚下,由此拉开了艰难而伟大的爬雪山、过草地征程,为我们留下了勇往直前、不胜不休的精神。

  将星闪耀  8位元帅、7位大将经过夹金山  7月25日,参加“记者再走长征路”主题采访活动的记者翻越夹金山,一路基本沿着当年中央红军行进的路线前行,遇巧的是,天气变化也如当年一般。 夹金山垭口海拔4114米,中央红军战士多来自南方,从未遇过这样高的雪山和严寒。 再加上衣服单薄,粮食不足,夹金山给红军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翻越之前,红军在山脚下的宝兴县筹备了一些简单的御寒物资。 在宝兴县城的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馆,记者看到了当年红军所穿的简陋草鞋、棕衣。

“还有一些辣椒和少量的烧酒,因为当时山脚下人口很少。

”讲解员介绍。   就是这些装备,陪中央红军踏上雪山路。

寒冷、缺氧,让红军遭受了大量的非战斗减员。 “晕山很危险,千万不能休息,一旦停下来就可能走不下去了。

”70岁的宝兴县硗碛藏族乡泽根村村民马文礼说。

当年,他的父亲曾为红军做向导,收到一盏马灯作为酬谢。

一位红军还给他起了一个汉族名字,“你用马灯给红军带路,就叫‘马登洪’吧。

”  在这座巍峨的雪山上,镌刻了一大串闪光的名字——朱德等8位元帅、黄克诚等7位大将曾坚定地踏过夹金山。   雨雪交加  几乎成为红军长征中行军最慢路段  “长征万里险,最忆夹金山。 ”翻越夹金山给红军战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记者乘车翻越时正值下午3点多,山顶上下着雨,下车走了几步,凛冽的山风瞬间将身体的热度带离。   与今天不同,当年红军徒步翻越,必须选择9点到16点的日间。 据邓颖超回忆,“山顶空气稀薄,必须在每天下午4时前走过,上下30公里,中途不能停留,否则,大风雪来了,就会冻死在山上。 ”  最后,中央红军用了7天时间翻越夹金山。 山脚到山顶约15公里,一般要走6-8小时,宝兴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朱樊刚介绍,过雪山几乎成为红军长征中行军最慢的一段。

此前在飞夺泸定桥之前,红军先头部队曾创下一昼夜行军120公里的纪录。

  当年,红军翻越夹金山时,山上天气变幻莫测,忽雨忽雪,中间还下过“核桃大的冰雹”。 据伍修权回忆,最初走100步喘口气,后面改为50步,最后降到30步,“但不能再减少了,走不动也得走,否则只有永远躺在这里。

”  翻过夹金山垭口后,就是阿坝州小金县。

当我们乘车翻越垭口后,天气突然转晴。   当年,红四方面军已提前抵达山的另一边,等候中央红军,最后在达维会师。

据当地人介绍,当时天气晴好,战士们在广场上举行联欢,欢呼声响彻山谷。   7月25日下午,记者抵达达维会师桥时,耳边响起达维雪山红军小学学生们的诵读声。 从2017年起,这座山脚下的小学,就将红色教育纳入必修课,每个学生都能讲红军长征的故事。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长征永远在路上,我们永远需要红军这种勇往直前、不胜不休的精神!(记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