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农门医女:妻悍夫祸少陈贤,苏琳 密码情书

  • 本站
  • 2019-07-07
  • 141已阅读
简介 《农门医女:妻悍夫祸少》主角陈贤,苏琳,是半半家长最新完结的重生小说,陈贤,苏琳小说讲述了五文钱,苏琳被卖给一个据说恶鬼缠身的穷男人。 还附赠一对糊涂软烂的公婆和两只贪得无厌的大哥大嫂。

农门医女:妻悍夫祸少陈贤,苏琳 密码情书

《农门医女:妻悍夫祸少》主角陈贤,苏琳,是半半家长最新完结的重生小说,陈贤,苏琳小说讲述了五文钱,苏琳被卖给一个据说恶鬼缠身的穷男人。 还附赠一对糊涂软烂的公婆和两只贪得无厌的大哥大嫂。

再加上娘家一堆奇葩亲戚……日子一天天过得热闹非凡。 苏琳捋起袖子冷笑:奇葩再多,也都得乖乖臣服在老娘的凶悍之下!任何极品,来一个撕一个,来两个撕一双。 撕得血里呼啦,人惧鬼怕。

再发挥一身好医术给男人治病,强行镇压公婆,赶走搜刮勒索的大哥大嫂;督促男人奋发向上,小夫妻一起发家致富。 不过……等一等!苏琳...精彩章节苏琳心狠狠一沉。

眼前的阵势让她明白,今天这一仗,她还没开始打就注定了一个输局。

苏海一看苏琳被镇压住了,他又装模作样的开口:“大伯,算了,娇娇怎么也叫了我这么多年舅舅,我又哪能真和自己外甥女过不去?娇娇,你男人踹坏我家大门这事我也不和你们多计较了,不过今天你们做得委实过分了点,你得向村长、向村里人陪个不是。 ”呵呵,到头来,一切还成了她的不是?苏琳抬起眼。 “舅舅,你先把我一开始的问题回答了好吗?为什么你都不通知我回来送外公最后一程?为什么你还要到处造谣说我忘恩负义?如果你想和我断绝关系,你明明白白的和我把事情说清楚不行吗?难道我还会死缠烂打的和你做亲戚?”苏海唉声叹气的:“娇娇,这事你真不能怪我们。 你也不想想,你的名声有多差!我们家养你到这么大,还给你找了个好归宿,你该知足了。

”“现在你表弟大了,他读书好,现在身上都有功名了,以后肯定是要当官的。 要是因为你的名声连累了他,那可怎么办?你表妹再过两年也要说人家,到时候男方因为你的缘故不要她,害得她都说不上好人家,那又怎么办?”“娇娇,舅舅舅妈也不是不心疼你。

只是我们一家子人还想好好过日子哩!琅哥儿满姐儿也都是你看着长大的,你当姐姐的就当是心疼弟弟妹妹,为了他们牺牲一点不行吗?”“爹,你别再说了!”苏琅都听不下去了,“上一辈的事情,和表姐有什么关系?她明明也是受害者!再说了,我以后要是当官被人欺负,那肯定是我自己没本事,和表姐没关系!”“你给我闭嘴!”苏海气呼呼的打断他。 “我是你爹,我说话哩,你插什么嘴?”“爹……”“够了!”眼看父子俩就要吵起来,一直闷不吭声的陈贤突然发声。

他的声音清朗低沉。 简单两个字叫出来,就跟黄钟大吕一般在耳边嗡嗡作响,猛地让人心头一震,一时都顾不上想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就下意识的朝他那边看了过去。 就连苏琳都不例外。

而马上,这个男人一把握住她的柔荑,他冷冷凝视着苏海:“你们不就是生怕她沾了你们这个读书人儿子的光吗?那你们干脆一开始就把态度摆出来,至于这么黏黏糊糊装模作样吗?这一年来她没有你们这些亲戚帮扶,还不一样活下来了?那以后的几十年没有你们,她也一样能活得好好的!”手腕被一只有力的手掌牢牢握在掌心里,苏琳都能感觉到一股暖意透过他粗糙的皮肤传递到了自己身体里。

一瞬间,她突然眼圈湿了。

明明刚才被村长教训、被舅舅反咬一口她都没觉得怎么样的,可现在看到这个男人帮自己出头,她却莫名开始觉得委屈,甚至有种想哭的冲动!但是现在还不是落泪的时候。 她连忙抬起下巴:“相公说得没错。 我今天过来,只是想从舅舅舅妈嘴里讨一个说法而已。

不管你们怎么想的,我只要你们把话和我说明白,那就够了。

我也不是非得认你们这一家亲戚不可的!”“好啊,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我们可没逼你!”吴氏一听,她赶忙大喊,“乡亲们也都听到了。 今天不是我要和他们断绝关系,是他们姓陈的瞧不上我们姓苏的,要和我们断绝关系哩!”果然,他们开了个头,舅舅舅妈就立马顺着杆往上爬了。 苏琳一颗心彻底凉了。 “既然这样,那就断绝关系吧!”外公已经不在了,这里也早没有了让她留恋的东西。

不来往就不来往吧,以后这个地方她再也不想过来了。 陈贤也紧跟着颔首:“现在我就把话放在这里——苏琳嫁进我们陈家,那就是陈家人。

你们不要她,我要她!从今往后,我们陈家和你们苏家彻底断绝关系,老死不相往来。

只不过……”他顿一顿,阴沉的目光扫向眼前这些人。 “以后你们可别后悔。

”“呵呵,我们有什么可后悔的?这丫头在我们家白吃白喝,还害得我们被旁人指点嘲笑了这么多年,我巴不得她赶紧滚远点!大家伙可都听清楚了,以后我们家就没有这号亲戚了。

从今往后,再有姓陈的上门来攀亲戚,我们也是不认的!”一看他们是认真的,舅妈吴氏也赶紧大喊。

“好!”苏琳冷冷点头:“舅舅舅妈的话我记住了。 你们养育我十几年的恩情,我也用卖身的那五两银子还了。 今天开始,大家桥归桥,路归路,再也不用来往了!”陈贤更是伸出手:“既然这样,那我们击掌三下,对天盟誓。

”“好!”苏海毫不犹豫的上前,和他对击三次手心。 清脆的三声拍击声响起,苏琳面色渐渐恢复平静。 “事情办完了,我们走。 ”“表姐,你去哪?”苏琅低喊着,他正想追上来,却被他爹娘给拉住了。 因为走得太急,又或许是因为心绪太过纷乱,苏琳都没有把手从陈贤手里抽出来。

她就这样和他手拉着手,两个人一起绕过村子,到了苏家村后头。

这里是一片坟地。 苏琳在里头绕了半圈,而后她就定在了一个圆鼓鼓的坟包前头。

这里就是她外公最后的栖息之所。 看着坟包前头的这个墓碑,墓碑上都已经有了风霜的痕迹。

坟包上头更不用说,土都已经黑了,不过上头干干净净的,看得出来才刚被清理过杂草。

墓碑前头还摆着好些已经蔫掉的瓜果,应当是三天前舅舅家摆酒席的时候,他们特地过来给故去的先辈们上过香了。

见到墓碑上外公的名字,苏琳就膝盖一软跪了下去。

“外公,娇娇回来看您了!”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终于落下泪来。 眼看方才还气势汹汹的和苏海一家子闹得天翻地覆、把村长都给镇住的小女人,现在却跟一个终于找到了家的孩子一般,抱着墓碑哭得浑身发抖,陈贤眼底都浮现出一抹心疼。 她其实也是个可怜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