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第一千二百五十回 楚天舒的阴谋沧狼行最新章节

  • 本站
  • 2019-07-07
  • 74已阅读
简介 楚天舒的双眼圆睁,沉声喝道:“徐掌门,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想捉拿屈彩凤,也不想打败李沧行了吗?灭魔盟各派,都是江湖正道,应该携手进退才是,若是都如你这般优柔寡断,那还能成什么事?”了因师太突然哈

第一千二百五十回 楚天舒的阴谋沧狼行最新章节

楚天舒的双眼圆睁,沉声喝道:“徐掌门,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想捉拿屈彩凤,也不想打败李沧行了吗?灭魔盟各派,都是江湖正道,应该携手进退才是,若是都如你这般优柔寡断,那还能成什么事?”了因师太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楚天舒,你也好意思自称江湖正道:我看阁下的所作所为,比起邪魔歪道,都大大不如呢?李沧行不管怎么样,都是个义薄云天的汉子,只怕即使是冷天雄在这里,也会对他英雄相惜,这时候还落井下石的,只怕只有你楚帮主才做得出来吧。 ”楚天舒就是泥人,也有几分土性,给了因师太这样指名道姓地骂,就是在自己的帮众面前,也抬不起头,他的眼中凶光一闪,厉声道:“了因师太,楚某一向敬你是武林前辈,正道名宿,这才对你多番忍让,礼敬有加,你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公然侮辱老夫,真当老夫脾气很好,可以由着你这样骂吗?”了因师太冷笑道:“怎么,想动手是吗?这回你不怕什么灭魔盟分裂了吗?楚天舒,你的洞庭帮出现在江湖上不过十几年的事情,而且又有朝廷背景,本来就跟我们伏魔盟并非一路,上次在南少林让你混了进来,这回你还想得寸进尺,拿着皇帝的命令,来压服其他各派听你的号令吗?告诉你,我峨眉绝不会让你的打算得逞,这次的事情结束后,这灭魔盟里有你无我,到时候看看你这个盟主梦,还能不能成真!”楚天舒本待发作,可是眼光一扫过去,只见徐林宗和智嗔二人,嘴角边挂着冷笑,正在看着自己,他猛地意识到,原本想要依靠华山派和英雄门为自己站台造势。

可现在这二派都已经败在了李沧行的手下,原伏魔盟的少林武当峨眉这三个核心门派,内心深处都对自己并不喜欢,只不过是看在皇帝的面子上。

这才勉强与自己一起行动,这回自己想要逼徐林宗表态,反过来是要把武当和少林向着峨眉那边推,弄得不好,自己这精心的布置。 就会彻底成空了。

想到这里,这位绝代枭雄眼珠子一转,转而哈哈大笑起来:“了因师太实在是误会老夫了,我洞庭帮于江湖来说,是新兴帮派,论根基,论底蕴,跟少林武当峨眉华山这样的名门大派,完全没的比,老夫之所以要一心一意地捉拿屈彩凤。 这第一嘛,自然是皇上的意思,我洞庭帮建立之初,是得到了皇上的大力支持,这点不假,身为江湖人士,有恩必报,作为大明子民,忠君报国,也是份内之事。 了因师太是明白人,这个简单的道理,不需要老夫多说吧。

”了因师太冷冷地说道:“楚天舒,你这种人才叫真正的口是心非。

明明是为了这灭魔盟主的位置,非要找这一堆借口,真当我们这些人这么多年的饭都白吃了吗?”楚天舒摇了摇头:“师太差矣,本来依着楚某的意思,是直接一涌而上,把屈彩凤和李沧行拿下。

可就是因为楚某深知我洞庭帮乃是新门派,凡事应该尊重各大派的意见,加上徐掌门又有金牌在手,可以便宜行事,这才由他来主持现在的一切,要说真的盟主,也应该是徐掌门更适合,楚某可是万万不敢与之相争的。

”徐林宗冷笑道:“好了,楚帮主,不用把矛头指向我身上,这件事既然徐某提议,自然会负责到底。 ”他说到这里,转向了李沧行,沉声道:“李会长,按江湖正道的作法呢,你现在身受重伤,我等再向你出手,着实有违侠义之道,但是圣命难违,我们也不可能因为你受伤,就放过屈彩凤,在下有个新的提议,你看是否可以接受。 ”李沧行这会儿的血已经止住了,靠着超强的体质与盖世的功力,已经在渐渐地恢复之中,只是林瑶仙的寒冰内力,尤其是最后攻中自己胸腹的两爪,着实让他难受,给他脏腑间的伤害,甚至超过了贯穿身体的那枚玄冰刺,让他现在根本无法运功排气,更谈不上与人动手了。 李沧行咬了咬牙,开口道:“徐掌门有何提议,但说无妨。

”徐林宗点了点头,看着屈彩凤,说道:“皇上的命令是要捉拿大逆罪人屈彩凤,夺回太祖锦囊,现在太祖锦囊已在我手,而屈彩凤现在人也在这里,李会长现在无力再与人动手,更不可能带着屈彩凤离开,那不如让屈彩凤先委屈一下,到我武当山上盘桓几日,等你养好伤之后,再来找我要人,如何?”李沧行的眉头一皱,还没来得及开口,屈彩凤就破口大骂起来:“姓徐的,你死了这条心吧,老娘就是死,也不会再上你的当,更不会去你武当一步,你不就是想占一个擒住老娘的头功,好让你夺这个灭魔盟主吗?老娘偏偏不让你称心如意,有本事就亲自上来凭本事和老娘打,想让老娘就范,你做梦!”李沧行闭上了眼睛,仔细地想了想,久久,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睁开眼,淡淡地说道:“你又如何能保证,彩凤跟了你走之后,能护她周全,不至于让她受到伤害,更不至于交给皇帝呢?”屈彩凤吃惊地转过了身,不可思议地盯着李沧行,颤声道:“沧行,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真的,真的要把我交给姓徐的?我不要,我死也不要离开你!”沐兰湘也紧紧地抓着李沧行的手:“大师兄,你怎么可以真的让屈姐姐离开呢,我们说过要在一起的,无论生死,也不再分离!”李沧行摇了摇头,眼神中透出一丝无奈,轻声说道:“师妹,彩凤,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要怪就怪我一时不慎,中了林瑶仙的暗算,现在,现在我需要时间养伤调气,徐林宗未必会对彩凤不利,再怎么说,在武当派也比落到楚天舒的手中要好,一旦我缓过这口气,一定会上武当来救你的。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