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好事近 第两百三十六章 对峙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 本站
  • 2019-07-13
  • 109已阅读
简介 当前位置:>>好事近第两百三十六章对峙作者:书名:类别:更新时间:字数: 听到这话,座上的樊大人绷直了身子,眯起眼盯着顾清欢:“顾小姐这是承认了?你的院子里,有卫国公余孽。 ” “不

好事近  第两百三十六章 对峙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当前位置:>>好事近第两百三十六章对峙作者:书名:类别:更新时间:字数:  听到这话,座上的樊大人绷直了身子,眯起眼盯着顾清欢:“顾小姐这是承认了?你的院子里,有卫国公余孽。

”  “不,我不承认。 ”  顾清欢不慌不忙,她看向樊大人,平静的说道:“我刚才那番话,只是表明,我知道知月是某人安插在我身边的……奸细,仅此而已。 ”  说出最后几个字的时候,顾清欢只觉一根针刺进了心脏的软肉里,疼得她一抽。   难怪……  前世知月传出死讯后,她根本找不到知月的尸体。   同是被随意抛在乱葬岗,她找到了石夏的尸体,却找不到知月的。   那时,乱葬岗里每天都有人扔尸体,找不到尸体。   顾清欢以为,找不到知月的尸体是正常。   原来不是。

  因为,从一开始,知月就没死,而是金蝉脱壳,换了个身份活了下来。   这也是为什么,知月的母亲在知月死后,很快不知所踪。

  知月对于她的母亲,还是很孝敬的,即便金蝉脱壳,也不会将母亲一个人抛在外头不管。   至于知月背后的主子是谁……  顾清欢看向旁听席的陈晚山,眼底掠过一丝讽刺。

  还记得言锦邀请她去云深楼吃饭时,知秋知月受在外头,知月忽然看着某人看呆了。

  那个人,便是陈羽裘。

  那时,知月说,只是有些稀奇,好奇对方的身份。

  现在想想,不过是托词。   知月那时,只是看到了自己平时难得见面的主子,所以忍不住多看了一会吧?  顾清欢也是太信任知月,才没怀疑知月,可若是细想,便会明白知月的眼神不同寻常。   在平乐馆里的那些年,顾清欢见多了那样的眼神。   是爱慕的眼神。

  有人会为了爱情抛下底线,不顾一切,哪怕是背叛。

  知月就是这样的人。   为了陈羽裘,背叛了顾家,背叛了她!  真是……  可笑啊。   顾清欢收回视线,默默无言。

  她先前的动作很是隐蔽,倒没人察觉。   樊大人听了她的话,眼底一闪。   这顾清欢看着年纪小小,心机却是深沉,先前明明失态,却又能用借口圆过去,让人难以反驳。

  “那就听一听这位知月姑娘——在顾小姐身边贴身伺候数年的大丫鬟,她怎么说吧。 ”樊大人也不着急,是黑是白,在铁证面前,谎言是无力的。

  “是,大人。 ”  知月被点名,也没有面对大人物的惶恐,十分淡定,她道:“是数日前的事,奴婢也是无意间听到了这一秘密。 ”  不出意外,知月将那天她偷听红鸾与顾清欢的谈话内容,在堂上复述了一遍。

  顾家其他人,也是第一次听说,尽管保持面上的淡然,心中却惊骇不已。

  红鸾的存在,简直坐实了顾家与卫国公余孽勾结的事实!  听完了知月的复述,樊大人看向顾清欢,道:“顾小姐,你可认罪?”  “我不认。

”  顾清欢对上樊大人锐利的视线,她道:“知月说的,我也是第一次听说。

”  看着顾清欢信誓旦旦的模样,知月心中一跳,她没想到顾清欢在这么多大人物面前,皇帝都在场的情况下,还能面不红心不跳的扯这样的弥天大谎!  “各位大人已经将顾府所有人缉拿,有些事,随便打听便会知道,包括我院子里,有关红鸾的事。 ”  顾清欢缓缓说道:“我很早以前就怀疑红鸾的来历,在第一时间将她关押,迫使她说出真相,可她一直不肯开口,直至后来发生意外,她救了我,我才将她从看守中放出来,找来医师救治她,即便如此,我仍派人监视着她,因为我并不信任她……这些,各位大人有心去查,自然能打听得到。 ”  “那日,我的确单独见过红鸾,目的也是像以前一样,打听她的来历,但红鸾什么也没说。

”  顾清欢又道:“当晚,红鸾就失踪了,我连再拷问她的机会都没有,接着,我就被关入天牢……若说我与什么卫国公余孽勾结,我也太冤枉。 说句不好听的,这世上哪有像我这般愚蠢的同谋?竟然关押同伴,派人监视对方,将事情闹大……”  “我若真是卫国公余孽的同伙,至于将那些见不得光的老鼠,拎到大家面前晒太阳么?”顾清欢一副无辜又无奈的模样,任谁遇到了这般荒唐的事,都会像她这样。

  听到这话,三司审问的人也是一顿。

  的确,顾清欢先前做的那些,不符合常理。   他们也问过顾府的人,知道顾清欢对红鸾的态度,也因此疑惑,顾家会不会真是无辜的。   “那是因为小姐你先前并不知道红鸾的身份。

”  这时,知月的声音忽然响起,她盯着顾清欢,说道:“你害怕她是别有用心之人派来害你的,所以才那般对待……”  “这也不符合常理。 ”  顾清欢打断知月的话,得知知月是奸细后,她对知月再没半点客气,冷声道:“卫国公余孽的脑子是进了水还是怎么?在遇到身份即将被曝光的情况,不做出任何行动,任由我将事情闹大,莫非他们不怕被发现?”  “那是因为——”  知月一噎,很快反应过来:“因为他们有贵人相助!这件事,红鸾与你说过。

”  “我可没听说过这件事,知月,做人要讲良心,不要张口就来。 ”顾清欢义正言辞,那镇定中带着一丝愤懑的模样,好似掌握了所有道理,知月才是那个陷害她,破她脏水的人。   知月一口血卡在喉咙里,她算是知道为何顾灵仙能被顾清欢气晕过去了,顾清欢这颠倒黑白的功夫,谁能比?!  皇上可是在上面看着呢!  顾清欢怎么能……怎么能这样理直气壮的说瞎话?!  知月头一次觉得顾清欢陌生极了,明明她待在顾清欢身边数年时间,却好似一点都不了解顾清欢!  “退一万步说,真像你讲的那样,红鸾背后有贵人相助,那么我问你,什么样的贵人,能自信的告诉那些卫国公余孽,让他们不惧自己的身份被曝光?”  顾清欢直指要害,“一群畏惧今上圣威,躲在阴沟里二十多年不敢露面的叛贼,怎会因为某人的几句话,就敢正大光明,不顾危险暴露自己?”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