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千年一叹 伊拉克5你们的祖先

  • 本站
  • 2019-06-10
  • 186已阅读
简介 从“复原”了的巴比伦古城回来,大家一路无话,而我则一直想着“楔形文字”。 从城墙上见到的现代鹰品,联想到四五千年前当地古人的真正刻写。 感谢考古学家们在破译“楔形文字”上所作的努力

千年一叹 伊拉克5你们的祖先

从“复原”了的巴比伦古城回来,大家一路无话,而我则一直想着“楔形文字”。 从城墙上见到的现代鹰品,联想到四五千年前当地古人的真正刻写。 感谢考古学家们在破译“楔形文字”上所作的努力,使我们知道在这种泥板刻写中还有真正的诗句。

这些诗句表明,这片土地在四五千年之前就已经以灾祸和离乱为主题。

例如,无名诗人们经常在寻找自己的女神:啊,我们的女神,你何时能回到这荒凉的故上?女神也有回答:他追逐我,我像只小鸟逃离神殿;他追逐我,我像只小鸟逃离城市。

咦,我的故乡,已经离我太远太远!这是四五千年前筋主班琶发出的柔弱声音。 顺着这番古老的诗情,我们决定,今天一定要找一所小学和儿童医院看看。 很快如愿以偿,因为这里的当局很愿意用这种方式向外界控诉对他们的轰炸、包围和禁运。 孩子总是让人心动。 我们走进巴格达一家据称最好的小学的教室,孩子们在教师的带领下齐呼:“打倒美国!反对男黔吞!不准伤害我们!萨达姆总统万岁!”呼喊完毕,两手抱胸而坐,与我们小时候在教室里两手放到背后的坐姿不一样。 孩于们多数脸色不好,很拘谨地睁着深深的大眼睛看着我们,毫无笑容。 鲁豫弯下身去要前排一个男孩子拿出课本来看看,男孩子拿出来的课本用塑料纸包着,但里边有很多破页。 老师在一旁解释说,课本的破页不是这个孩子造成的,由于禁运,没有纸张,课本只能一个年级用完了交给下一个年级用,不知转了多少孩子的手,你看破成这个样子还者阴卜么珍惜,用塑料纸包着。

这种细节让我们十分心酸,立即想起在约旦时听一位老人说,见到伊拉克孩子最好送一点小文具。

我们倒真是买了一些,赶决到车上取出,每人发点铅笔、橡皮、卷笔刀之类。

小小的东西塞在一双双软绵绵的小手上,真后海带得太少。

到操场一看,一个班级在上体育课,女孩子彩昵,男孩子踢球。

我走到男孩子那边捡起球往地下一拍,竟然完全没有弹力,原来是一个裂了缝的硬塑料球。 老师说,这样的破塑料球全校还剩下三个,踢不了多久。 我们知道,这是最好的学校,其他学校会是什么情景,不得而知,而在伊拉克,失学儿童的比例恐怕不是一个小数字。

问过这里的官员,回答是没有失学儿童,只有少数中途退学。 这话显然不真实,只要大白天向任何州、街口望一眼就知道。

我们离开小学的时候,就在门口见到两个男孩推着很大的平板车经过。

桂平连忙把他们拦住,鲁豫赶过去一问,是兄弟俩,哥哥十三岁,大大方方地停下来回答问题,弟弟则去把两辆平板车拉在路边。

若悬河这个哥哥头发微卷,脸色黝黑,眼神腼腆而又成熟,一看就知道已经承受了很重的生活担子。

问他为什么不读书,他平静地说,父亲死于战争,家里还有母亲和妹妹。 这个简练的回答使我们都沉默了。

我从口袋里摸出两支圆珠笔,塞在兄弟俩的手上,想说句什么,终于没有开口。

是的,孩子,你们可能都不识字,用不着圆珠笔,但你们知道不知道,你们的祖先是世界上最早发明文字的人。

在你们拉车空闲时,哪怕像祖先刻写楔形文字一般画儿笔吧。

这番心意,来自你们东方那个发明了甲骨文的民族。

去儿童医院,心里更不好受。 那么多病重的孩子,很多还是婴儿,等待着药品,而药品被禁运。

病房的每张床上都坐着一个穿黑衣的母亲,毫无表情地抱着自己的孩子。

鲁豫想打开话题,lal一位母亲:“这么小的孩子病成这样,你心里一定……”话没说完,这位母亲便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鲁豫想道歉,但自己也早已两眼含泪。 我们想给病房里的每位母亲留点钱,但刚摸出,就被医院负责人严同阻止。 我只得走出病房,在走廊里徘徊。

走廊里,贴着很多宣传画,都以儿童为题材。

一幅的标题是;“禁运杀害伊拉克儿童”。 另一幅的标题是’‘记住”,画了一双婴儿的大眼。 我心中涌出了很多不同方向的话语,一时理不清楚。

我想说,许多国际惩罚,理由也许是正义的,但到最后,惩罚的真正承受者却是一大群最无辜的人。

你们最想惩罚的人,公分浓拥有国际顶级的财富。 国际惩罚固然能够造成一国经济混乱,但对一个极权国家来说,这种混乱反而更能养肥一个以权谋私的阶层。

你们以为长时间的极度贫困能滋长人民对政权的反抗情绪吗?错了,事实就在眼前,人们在缺少选择自由的时候,什么都能适应,包括适应贫困;贫困的直接后果不是反抗,而是尊严的失落,而失落尊严的群体,更能接受极权统治。

有人也知道惩罚的最终承受者是人民,却以为人民的痛苦对统治者是一种心理惩罚,这也是一种一厢情愿的推理。 鞭打儿子可以使父亲难过,但这里的统治者与人民的关系,并不是父亲和儿子,甚至也不是你们心目中的总统和选民。

当然,也想对另外一个方面说薇话。

你们号称当代雄狮,敢于抗争几十个国家的围攻,此间是非天下自有公论,暂不评说;只不过你们既然是堂堂男子汉,为什么总是把最可怜的儿童妇女推在前面作宣传,引起别人的怜悯?男子汉即便自己受苦也要掩护好儿童妇女,你们怎么正好相反?以上这些,只是一个文人的感慨,无足轻重,想来在这个国家之外,不会有发表上的困难吧。

我想我有权发表这些感慨,以巴比伦文明朝拜者的身份。 巴比伦与全世界有关,而眼前的一切,又都与巴比伦有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