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499,惭愧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 本站
  • 2019-07-06
  • 109已阅读
简介 如同所有第一次听王勃说他会炒菜做饭后觉得他吹牛,而当他熟练麻溜的整出一桌色香味俱全的好吃的美味后无不大吃一惊,难以置信一样,面对王勃摆上桌的红烧肥肠,剁椒鱼头,麻婆豆腐,农家小炒肉,以及一个素

499,惭愧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如同所有第一次听王勃说他会炒菜做饭后觉得他吹牛,而当他熟练麻溜的整出一桌色香味俱全的好吃的美味后无不大吃一惊,难以置信一样,面对王勃摆上桌的红烧肥肠,剁椒鱼头,麻婆豆腐,农家小炒肉,以及一个素得不能再素的小菜豆腐汤后,梁娅美目大睁,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

然而,就像前几天的董贞,在王勃亲自操持,如同魔术一样在自己的女友面前炫耀他自己上辈子因被自己的妻子抛弃,打入“冷宫”,被迫当了几年宅男后练就的一身厨艺时,梁娅一直围在他身边团团转,亲眼目睹,亲鼻所闻,亲嘴所尝,所有的这一切,除了最开始的洗菜她帮了点忙外,从切,腌,炒,蒸,以及这其中的调味,全是这家伙如同行云流水般的一手完成!“小勃,你……让我好惭愧!”面对眼前这满桌的美味,出乎王勃意外的,女友在惊呼赞叹过后,很快便陷入了一种黯然、低落的情绪当中,“你这么好,成绩又让我难以企及,现在连炒菜都这么拿手;而我在家里却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小勃,我感到好惭愧,感觉好没用!”看到女友情绪忽然的变化,王勃将身上的围裙一扔,走到梁娅的跟前,将女孩抱在怀里,柔声说:“别自责!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以前家里穷,父母要在外面干农活,作为使不出什么大力的小孩,就只有在家帮着大人煮点饭,炒点菜。

你外婆以前是大集体时代的厨子;你婆婆虽然没文化,不识字,但在厨艺方面却有天生的悟性;虎母无犬子,她儿子在这方面肯定也不差啦!不过,我也是偶尔下下厨!平时可能比你还懒,我连袜子都是我姐帮我洗的呢。 所以别愁眉不展了,以后跟着大师傅学吧。 想炒菜做饭,这还不简单?!”和梁娅接触越深。 王勃便越能体会到女友的好,她的单纯和善良。 这种好,不是表面上的好,皮肤性的漂亮。 女孩的心灵。

也一尘不染,干净,单纯得犹如一张白纸。 梁娅不做作,不娇气,时刻能够反思自己的缺点。

没有后世很多漂亮女生惯有的把自己太当一回事,天然的懂得利用自己的美貌作为某种要挟或讨价还价的筹码。 而梁娅给王勃的感觉,眼前这个增一分嫌肥,减一分嫌瘦,集天地造化于一身的姑娘,似乎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一般。

所以,和梁娅接触得越多,女孩身上那些如同珍珠一般的品质便好似潮水退去后沙滩上的那些闪闪发亮的贝壳,让他倍受感动,倍感珍惜。

对于男友将一个媳妇对丈夫亲人的称谓提前安放在自己的头上。

梁娅没像以前那样羞怯的撒娇反对,反而深受感动。

梁娅仰头望着眼前这个让她爱极了的男孩,动情的说:“小勃,那你以后一定要教我!”王勃勾起食指,在女孩挺直的鼻梁上刮了刮,怜爱的说:“等着吧,机会多着呢。 就怕你以后嫌麻烦不肯学。 ”“人家才不会呢!对厨艺,我其实也挺感兴趣的。

但是我爸妈,一个奉行‘君子远庖厨’,另一个只会做点浅淡寡味的上/海菜。

川菜却是不太擅长,人家想学也没得地方学嘛!”梁娅终于高兴起来,开始撒起了女生天然就会的娇!“哈哈,那我可记住了哈!希望到时候别推三阻四。

叶公好龙就好!”王勃打了个哈哈,姑且听之。 上得了厅堂的女人很多,但肯下厨房的却越来越少。 而且厨艺厨艺,这个还真不是厨这么简单,更是一种艺术。

大凡艺术的东西,除了勤奋。

更需要天分。

他做菜之所以能让所有人拍手称道,除了本身肯专研,还和他外婆,他母亲的一脉相承不无关系。 他继父王吉昌虽然吊儿郎当,但是好吃方面却丝毫不输于他,而且三年在部队当炊事员伺候排长连长的经历也让他厨艺大涨。

他外婆,他母亲,加上他继父,在弄吃这方面,王勃可谓家学渊源,根底深厚。 所以,哪怕是勤勤恳恳,以前经常在家煮饭炒菜,不知道累为何物的曾萍,煮煮荷包蛋,包点汤圆这种没啥技术含量的东西还行,说到炒菜,对方也只能靠边站,给他打下手。

曾萍自己炒的菜,对于王勃这个嘴巴甚刁的人来说,也是“难以下咽”的。

这顿爱心午餐,不用说,自然是温馨而又浪漫。

两人一边说着小话,一边吃着王勃精心烹制的美味,时不时的还要来点你喂我我喂你的把戏,甚至更进一步的唇齿相依,说不尽的暧昧,道不完亲昵,直让两个热恋中的小青年感觉自己仿佛就在天堂一般。 席间,王勃照例喝了一罐啤酒助兴,并“强迫”梁娅喝了半杯红酒,不贵,但对一般小老百姓也不算便宜的长城干红。

梁娅在家里平时是不敢喝酒的。

父亲梁经权除了工作时候的应酬,平时都不沾烟酒。

有小资情调的母亲程文瑾倒是喜欢喝点红酒,香槟啥的,但是因为家中的经济条件并不十分的宽裕,她的这一爱好,也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能亮出来。 所以,除了逢年过节,在自己生日的那天她能够喝点啤酒或者红酒之类的小酒,平时家教甚严的她是没机会像王勃一样,想喝就喝的。

尽管她对于酒类,梁娅其实并不爱好,更谈不上有瘾。

不过,十几岁的年龄,正是叛逆期,大人越是禁止的东西越想去尝试。 梁娅尽管是个在父母面前承欢膝下,懂事听话乖宝宝,然而在叛逆方面却也不例外。 在王勃一番“威逼利诱”,最后甚至上升到党国利益,民族尊严的劝说下,女孩稍微矜持了一下下,也就同意陪他喝酒了。

酒精这玩意儿,如果不经常锻炼,让人体产生免疫和抗体,稍微一沾点,就容易上脸。 喝了几口红酒的梁娅,那张无暇粉嫩的小脸,很快便染上了一抹红霞,鲜艳而又夺目,很自然的就让王勃联想到了女人云雨后的那种千娇百媚,百看不厌的表情。

看着眼前女孩俏脸上飞出的红霞,那种含娇带媚,宜嗔宜喜,一时间,王勃不由得有些痴了。 “你看我干嘛?”见男友痴痴的,双目放光的盯着自己,梁娅娇嗔的说了句。 “你好美,小娅!能够有你成为我的女友,我真的是三生有幸!”王勃抓起女孩平放在餐桌上的小手,握在手里,动情的说。 王勃平时也会说些夸耀梁娅漂亮的话,但通常都比较婉转和文艺。 这种直白简单的赞美,梁娅还是第一次听闻,心中的柔情顿起,媚媚的瞪了王勃一眼,噘着嘴说:“发什么神经啊!我看你是喝醉了。 而且是醉的不轻!呵呵……”说着,便自顾自的,极其开心的笑了起来。

王勃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开心而又快乐的人儿,心头发出宏愿:这辈子,一定要尽自己的最大努力,让她幸福,快乐!————————————————————————————————感谢“暗然的小胖?”,“低调三儿”两位老弟各588起点币的打赏!一并感谢随波逐流333,D祥,涛的飘时代,片片黄页,許我滿城永寂,魔法门wog,昨天去年,混水墨鱼,孤独的小火球,一阵清风飘啊飘,`~想~`,被遗忘的眼神,俗人VIP群,高兵88,醉卧小舟15位兄弟姐妹的慨慷解囊!谢谢所有订阅,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未完待续。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