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泡桐之恋(第三十九章 兄弟相会)

  • 本站
  • 2019-07-06
  • 31已阅读
简介 第九章兄弟相会 午后两点钟左右,下起了瓢泼大雨。 青枫静静地站在窗前,点燃一根烟,皱着眉头。 他是不喜欢下雨的,一下雨,人的心情也跟着湿漉漉的。 打开电脑,点开邮件箱。

泡桐之恋(第三十九章 兄弟相会)

  第九章兄弟相会  午后两点钟左右,下起了瓢泼大雨。 青枫静静地站在窗前,点燃一根烟,皱着眉头。 他是不喜欢下雨的,一下雨,人的心情也跟着湿漉漉的。 打开电脑,点开邮件箱。 有一封新邮件,是秋葵发来的。   青枫:  不知道为什么,一下雨我就会想起你,年少时的你,喜欢站在屋顶吹风。

一直以来,你都是一个孤独的孩子。 父母的离开,让我也变得孤独。

与你相见,我的世界突然变得晴朗,天空变得蔚蓝,如同白云飘过山岫,青草坡上野花点点,我喜欢这样的感觉。 如果有永远,我愿意与你做一辈子的朋友。   你现在在哪里?在海边还是在渔村?年少的你拥有一颗不羁的心,什么都想试一试,什么都想闯一闯,仿佛一头幼兽,有无穷尽的精力。

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想起你心情又会变得沉重。

可能是觉得你过得并不幸福,一个人离开家,始终是辛苦的。

  一晃五年就过去了,不知道我的青枫是不是长大了。 有时间的话就回农场看看父母,还有哦,遇到喜欢的女孩子,一定要追,不要留下遗憾。   沐孜已经找到归宿了,他离开的时候,我哭了很久。

也许不久,我也会找到属于我的幸福。

信末,祝你一切安好。   秋葵亲笔  打开音响,往CD机里放了一张民谣专辑,婉转清新的民谣吉他如山间的溪水潺潺流动。 秋葵的邮件,他反复看了几遍。 他是喜欢秋葵的,喜欢她那双会流水的大眼睛,齐耳短发,厚重的刘海,穿着背带裙,骑着单车行走在树林间。   七月的农场是繁忙的,芒果和荔枝已经成熟,需要及时地采摘与销售。

地里的水稻也黄了,工人和家人忙得热火朝天。

这个时候的青枫也学会了西装革履,拎着公文包与经销商谈判签合同,有时候也需要出席各种酒会,每天忙得团团转。 农场的生意在他的努力下,也开始盈利,生意也还算红火。   喝得不省人事的时候,他就会开始想秋葵,孤苦伶仃的秋葵,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保护她。 想着想着,胃里开始翻滚。

搜肠刮肚地吐完,昏睡过去。

  父母并不想他太劳累,只希望他安好。

看着憔悴的青枫,老人会心疼。   清晨醒过来的时候,饿得前胸贴后背。

跑到厨房喝稀饭,父母坐在桌前等他。 他拿起发糕咬了一口,父母依然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吃饭啊,不要看着我,要不然我吃不下去。 ”满口的食物,说话含糊不清。   “明天起,不许喝酒了。

别年纪轻轻,就多了一个啤酒肚!”母亲笑着责备他,“还有,你哥哥要回来了,带女朋友回来。

”  “什么时候?”他咽下食物,开口道,“难怪你今天这么高兴,做了这么一大桌子的吃的。 ”  “就这两天!你啊,可不要大意了,注意别再喝得烂醉回来。 ”  “知道了!”他拿着两个馒头,边咬边往果林去了。

  天色越来越暗,天又开始下雨了。

青枫坐在大厅门口,看院子里的栀子花在雨中掉落。

雨过天晴,一辆黑色的汽车驶进农场。 母亲赶紧追了过去,厘米打开车门,就被母亲拉住了手,上下打量着:“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你给盼来了,你知道你离开家这么多年杳无音讯,家里有多担心你!”说完一边笑一边擦眼泪。   “妈,现在我带女朋友回来,你该高兴才对。 ”说完打开副驾驶的门,将秋葵拉了出来。

  秋葵甜甜地笑着:“妈,我是秋葵,是厘米的女朋友。

”  母亲又急忙走过去握住秋葵地手,惊喜地说:“这孩子,又漂亮又礼貌。

”  “我给你们带礼物了,在后备箱,厘米你去拿。

”  母亲拿出一个厚厚的红包放在秋葵手中:“孩子,收着!不能不拿,这是见面礼!”  秋葵不好意思地看着厘米,厘米笑着接过来,放在秋葵手提包里:“我父母的心意,你就收下吧!”  走进院子里,远远地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她开心的跑了过去,握住青枫的手,又蹦又跳:“青枫,怎么是你啊,你怎么来农场了?”  青枫静静地看着秋葵,有点不可思议,他张口结舌地说:“哥……,你女朋友是秋葵?”  厘米微笑着,看到秋葵与青枫熟稔的样子,笑意更深了:“你们认识?”  青枫愣住了,看着秋葵:“厘米真是你男朋友?”  “对啊!你不信啊?”秋葵一把拉过厘米,两个人脸靠着脸,“看看,看看,是不是很有夫妻相?”  青枫有些不开心,径直朝果园走去。

  “你去哪里?”厘米在他身后喊着。   “我去看看果树,我想一个人静静。 ”青枫回过头,看了看厘米。

厘米离开这么些年,青枫心里也十分想念他。

但是,看到秋葵,他内心突然就涌出一丝愤怒。

  一个人坐在树下,吃着酸涩的黄皮,很难过。 他喜欢秋葵,只是阴差阳错,她是自己的大嫂。

  晚餐很丰盛,杀了一只羊,烤了一只大羊腿。 一桌人热热闹闹的吃饭,青枫闷头喝酒。

秋葵看出他不开心,切了一块羊肉放到他盘里:“烤羊肉很好吃,不要光喝酒,我来了你应该开心,多少吃一点。 ”  厘米也笑着说:“怎么不开心了?”  青枫已经喝醉了,拉着秋葵说胡话。

二老看着秋葵,看看厘米,又看看青枫,突然间明白了些什么。   他们板着脸说:“青枫与你,谁先认识秋葵的?”  厘米一脸无辜地说:“我怎么知道他们俩还认识。 ”  “你与秋葵的婚事,我不能同意。

你们兄弟俩,叫我怎么说你们呐!”二老放下筷子,气呼呼地走出去了。

  那天晚上,喝醉的青枫与厘米打了一架。

秋葵静静地站在院子里,看他们兄弟俩在地上滚来滚去,站了很久。 她拎着手提包,走出了农场,招了一辆过路车离开了。 她爱厘米,但是她必须顾及青枫的感受,如果青枫会受伤,她宁愿不要这段幸福。

  青枫与厘米并排坐在黑暗中,一杯接一杯地喝酒,烂醉如泥,怎么也清醒不了。   青木从农场回来后,并没有种有机蔬菜。 而是开辟了几亩地,开始种植鲜花。

买了一辆小皮卡,花开的时候,她大清早就会去花田里忙,将新鲜采摘下来的鲜花用小皮卡送往镇上花店。   恬羽将车停在青木家门口,坐在车里看青木在院子里忙碌着给父母做早饭。

院子里养了十多只鸡和一条狗,老远就能听到母鸡下蛋后的鸡鸣声。 他走进院子,静静地看着青木。

  青木回过头,看到了恬羽,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你还想躲我多久?”恬羽依旧站着不动。   “我没有躲你啊!”青木往围裙上擦了擦手,“我在做早饭,你不介意就一起吃。 ”  四个人围着桌子,青木的父母看到恬羽很是惊讶,满脸微笑地说:“真是谢谢你了,好心收养了我们家青木。

”  “没什么的,我只是看她与我投缘,所以就一直养在自己身边。

我也知道她想家,所以就让她回家。

”恬羽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青木,一脸的笑容。   “恬羽,我有喜欢的人了。 曾经我也想留在你身边,可是现在我改变想法了。 这是我家,也是你家,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  说完放下碗筷,“我吃饱了,要去花田忙了。

”  恬羽深深地看了青木一眼,放下碗筷,跟青木一起走出去了。 青木一直沉默着,恬羽拿出一张请柬递到她手中:“我结婚的请柬,一定要来!”说完上车,车消失在秋天的阳光里。   青木拿着请柬,眼泪流了一脸。 她是知道恬羽的,他是个情商特别高的的男子,不爱了就是不爱了,甚至即便是深爱着,也不会再开口挽留。

  结婚典礼很隆重,很多朋友和业内人士。

新娘高贵优雅,羞涩地站在恬羽身边接受大家的祝福。

恬羽四处张望,试图找到青木。

似乎,这场婚礼是一次炫耀,是对青木的恨意的报复。

可是,这个时候的青木依旧在花房修剪花枝,忙完了还要去花田除草,浇肥。 婚礼的热闹,与自己无关。   青木的母亲说:“这就是命。 你在他身边,是你的命。 你不在他身边,也是你的命。 闺女,人要学着认命。

”  “幸福,有时候会缺席,但是,我也不想将就。

如果你的目的是伤害我,在你递给我请柬的时候,恭喜你,你成功了。 ”  ——青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