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胡适在美国的闲散十年

  • 本站
  • 2019-05-15
  • 113已阅读
简介 胡适青年时留学美国,住了7年。 中年做驻美国大使,住了8年。 1949年春,他偕夫人江冬秀离开上海,乘海轮到美国,一住就是10年。 这位大学者是否在美国过着腰缠十万贯,骑鹤上

胡适青年时留学美国,住了7年。 中年做驻美国大使,住了8年。

1949年春,他偕夫人江冬秀离开上海,乘海轮到美国,一住就是10年。 这位大学者是否在美国过着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的买办生涯呢?我初无所闻,最近阅读唐德刚著的《胡适杂忆》,才得知其情况。

唐先生以其生花妙笔,把胡适写活了。

他与胡适,一杯在手,老少无猜,茶余饭后,娓娓而谈,写出了胡适的真面貌、真性情、真本色。 根据《胡适杂忆》所载,说说胡适在美国10年的生活、工作和思想情况,也许是人们所乐闻的吧。 胡适于1949年4月21日坐船到美国旧金山,这一天正是百万大军飞渡长江的一天。

后来,他在纽约定居,纽约是世界第一大都市,可说纽约居,更不易了。 欧美各国的生活费用很贵,可是适之先生夫妇,年高多病,缚鸡无力,自然更是坐吃山空。

他的经济情况和健康情况一样,显然已渐入绝境。 我在此顺便将唐德刚与胡适的关系谈一谈。 唐先生是安徽省舒城县唐家圩人,先辈是李鸿章手下的大将。 江冬秀的祖上江朝宗做过李鸿章家的总管,她的曾外祖吕探花家与李家也有渊源。 因为这些千丝万缕的关系,胡适与唐德刚既有乡谊,又有点世交。

他俩同在异乡为异客,唐德刚就由胡适学生的学生一变为胡适的学生,再变为胡适的朋友,最后江冬秀称他适之的好后学和最好的后学。

唐先生在几次访问之后,他在她的厨房内烧咖啡、找饼干……就自由行动起来,成为这家主人所说的加双筷子的客人了。 后来,哥伦比亚大学请胡适口述其历史,唐先生也被指派为胡公的助手。

胡适每周上午来二三次,工作完毕由校方招待午餐,他俩就到纽约东城去吃洋馆子。

如是数月,他俩真把纽约市东城欧洲式的小馆子都吃尽了。

这种小馆子内的食客,是每餐必吃酒的。

胡公不愿异于常人,加以他老人家亦有杜康之好,午餐非酒不乐。

酒仅微醺,饭才半饱,幽窗对坐,听胡老师娓娓讲古,也真是人生难得的际遇。 曾发誓戒酒的胡适,因在国外万分无聊,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了。 胡适在国内有汽车代步,曾受买办文人之讥,而他在美国时,因发财乏术,就有出无车之叹了。 唐德刚常用汽车来接送他,唐说:记得有一次我开车去接他,但是电话内我们未说清楚,他等错了街口,最后我总算把他找到了……等到他看见我的车子时,那种喜悦之情,真像3岁孩子一样的天真。 江冬秀在国内就爱打麻将,藉以消磨岁月,到美国后因言语不通、交通不便,只好蜷伏在小公寓里烧饭、打麻将、看武侠小说。

江冬秀一打牌,家里客人多、房子小,胡适不能安心读书写文章,干脆侍候她打牌。

江冬秀可以终日过烧饭、打牌的生活,胡适不能这样,他在这10年中究竟干了什么工作呢?胡适到美国,初在纽约普林斯顿大学任格斯德中文藏书部馆长之职。 这一职位是一份闲差,每年领取几千美金贴补家用而已。

他也在美国著名学府做过短期讲学,零星讲演的机会当然很多,但这些都算不上是长期性的工作。

胡适经常在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内看书,那时唐德刚在哥伦比亚大学半工半读。

唐说,胡适之的确把哥大看成北大,但哥大并没有把胡适看成胡适。

哥大罗致人才来充实有关汉学之教研,也把胡适排除在外。

胡适闲得无聊,常去哥大图书馆看中文报纸,所有的侨报都看,而且把它们的副刊看得很仔细,而这些副刊实在不值得浪费太多时间的。 可见,他真是闲得无聊之极了。

在国内时,胡适就特别喜欢同青年人交朋友,发掘他们,鼓励他们。 在纽约时,胡适与唐德刚等年龄和地位相差一大截,但老少同处,一齐嘻嘻哈哈。 那时,唐德刚、周策纵等一班人在纽约组织了一个白马文艺社,它是一个纯友谊小组织,是一个吃吃喝喝的文艺俱乐部。

胡适对他们这种小文艺团体非常爱护,而他也就乐意变成这些团体的指导员和赞助人了。

有闲工夫,胡适就仔细评阅他们的著作。

1952年,胡适回到台湾,在台湾大学讲了治学方法,其主要内容还是两句老话: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

1954年,他在台大讲了中国古代政治思想史的一个新看法。

上述几个讲演,一定程度上概括了胡适的晚年哲学思想。 唐德刚说:胡适之就是这样的一个标准的传统士大夫,他晚年的思想里哪有多少实验主义呢?晚年的胡适只是一种宗教哲学合二为一的最古老的中国传统思想,甚至也可以说是孔孟之精义……所以胡适之并不盲目地说月亮是美国的圆。

他是歌颂他所认为应当歌颂的;他不是那种小气鬼,把什么都说成自己的好。

胡适也继承传统,但是他只继承他所认为应当继承的。

对圣人之糟粕,胡适是没有胃口的。 整个的来说,胡适之对西洋文明的吸收和对自己文化传统的继承,只可说是三七开。

这也证实胡适是怎样的一个学者了。

胡适常劝人写传记和自传。 陈独秀关在南京牢狱中,他也劝陈写自传。

他认为,不但大人物应该写,小人物也应该写,因为这是一般人保存当代史料最好的方法,也是知识分子对文化应尽的责任。

1957年,他应哥大中国口述历史学部的邀请,开始搞口述自传,这个自传的作用是向英语读者介绍胡适。 后来,据此出版了《胡适的自传》。 1958年,胡适离开美国,到台湾担任了中央研究院院长。 (摘自《闲话胡适》,有删节,标题有改动,该书已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于2011年11月出版)本文链接地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