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古代礼制与法制的关系及其当代启示,法制史论文

  • 本站
  • 2019-05-20
  • 38已阅读
简介 32、简短的信息,真诚的心愿,朋友祝福情意深。激动的心情,颤抖的双手,钻石闪耀见恒久。 最后的重头戏——撕名牌——终于到来了。取得最终胜利的方式有两种:找齐藏匿在校园各处的宝藏或者撕光其

  32、简短的信息,真诚的心愿,朋友祝福情意深。激动的心情,颤抖的双手,钻石闪耀见恒久。

  最后的重头戏——撕名牌——终于到来了。取得最终胜利的方式有两种:找齐藏匿在校园各处的宝藏或者撕光其他队伍的名牌。五支队伍根据前五关的排名获得了不同优势的能力。

古代礼制与法制的关系及其当代启示,法制史论文

  在中国的法制化进程中,不可避免的会谈及古代礼制,可以说,中国社会的礼与法的相互渗透,构成了中国特有的礼制化法治社会的特征。

在中国古代社会中,礼最初是原始社会祭奠的宗教仪式,到了阶级社会出现后,逐步转化为相关的法律规范,一定意义上,中国的法制的起源,实际上就是以前的礼制,甚至,礼制的传统,一直在影响着当前的法制规范。 中国古代法制的整个历史,实质上一直在受到礼制的影响甚至支配。 可以说,中国古代的礼制思想与法制思想,是融合在一起的。

  一、中国古代礼与道德的关系  礼是中国文化思想的核心,中国自古就是崇尚礼制的国度,道德对人的行为的约束力远远大于法,而礼则成为道德集大成。

在中国传统社会中,与其说礼在支配和影响中国法制的发展进程,不如说是礼之后的道德在发挥着重要作用。

  二、中国古代礼与法的关系  中国历史上经历的礼法之争,实际上是道德与法律谁为主谁为辅的斗争,而才先秦到清末的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里,道德实质上始终占据着统治地位,唐律中有如下说法:德礼为政教之本,刑罚为政教之用,就是对道德的重要地位所做的有效的阐释。 在中国迈向现代化社会的今天,强调依法治国,却无法脱离中国传统礼制,因为传统的礼讲述了人们行为的最基本的规范,也必将会现代法律的制定提供重要的借鉴。   三、中国传统礼制与现代法制的重要借鉴  礼是中国的本土资源,是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现代法制的制定,必然脱离不了中国古代的礼制思想,中国传统的礼制思想,对现代法制的制定,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   (一)礼与法的界限  虽然一直认为,法的起源是礼,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法与礼也有着明显的界限,假如我们将礼的本质归入道德规范的范畴,那么法源于礼的实质就是法律起源于道德。   法的发展历程大致可以分为以下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法律与宗教和道德浑然一体,第二个阶段,法律脱离了宗教,但仍与道德关系密切,第三个阶段,法律开始与道德分化,成为独立的法。

在中国古代社会,道德法一直占据统治地位,直到清末对法律进行了整修,才使法律开始脱离道德的控制。 可以说,在古代,一直有道德主导律法为辅的特点。 中国古代思想家荀子认为:礼者,治之始也而法者,治之端也,他认为法是礼的派生,法律起源于道德,其中也就包含了法律区别于道德之义。 法家鲜明地提出了道德与法律分离,不法先王,不是礼义、法为天下之至道,李世民指出制礼以崇敬、立刑以明威,指出了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逾越道德这个底线也就进入了法律的调整领域。

  (二)推动道德的法律化  道德既是法律的起源,也是立法的重要基础,把道德引入法律,这种思想最早出现在战国末期,荀子是推动道德法律化的起源人,他将维护旧贵族利益的礼,改为了体现封建等级贵族的新礼。

真正为道德法律化作出重要贡献的是汉代的董仲舒,他调合了儒法两种思想,以一种特殊方式开启了中国古代法律史,使儒家以其价值重塑法律。 礼的道德教化帮助古代社会稳定秩序,也必然有助于推动现代社会的稳定。   (三)德法结合,构建现代和谐法治社会  在整个人类的发展进程中,德治和法治始终是两个最基本的统治方式,德治主要体现在对整个社会的道德控制,道德自律,道德建设。 法治则以其规范性和强制性来弥补着德治的缺陷,在社会的各类事件中,并非所有的行为都能够用法律进行衡量,在不触犯法律的前提下,无道德的行为,只能依靠人们的道德自律,可以说,法律规范的是最低限度的道德,德治则对人们的行为提出了较高的要求。

中国历经德治与法制的几次讨论,最终选择了德治与法治相结合,指出,道德建设和法治建设同样重要、不可偏废,颇有现代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意味。

  四、结语  中国传统文化源远流长,对现代社会的法制建设有着深刻的影响,只有深入研究中国的传统礼制文化,才能为人们的行为提供有效的借鉴,才能有助于进一步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才能进一步构建中国和谐社会。   [参考文献]  [1]蒋璟萍。

礼仪的伦理学视角[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胡旭晟。 法的道德历程:法律史的伦理解释(论纲)[M].北京:法律出版社,  [3]李建华,曹刚。

法律伦理学[M].长沙:中南大学出版社,  [4]杨鹤皋。

中国法律思想史[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5]曹刚。

法治和德治的边界[J].玉溪师范学院学报,2004(2):9.。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