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419】破灭太平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 本站
  • 2019-07-13
  • 151已阅读
简介 当前位置:>>金庸绝学异世横行【419】破灭太平作者:书名:类别:更新时间:字数: 号角连营,放佛从地底下钻出来一般,大批飞鹰骑从城外现身,纵马飞夺城池而来。 青巾军没有任何准备,

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419】破灭太平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当前位置:>>金庸绝学异世横行【419】破灭太平作者:书名:类别:更新时间:字数:  号角连营,放佛从地底下钻出来一般,大批飞鹰骑从城外现身,纵马飞夺城池而来。   青巾军没有任何准备,顷刻间城门倒塌,城池被破,此时再想堵住城门为时已晚。

  一骑绝尘,一匹白马率先冲入城中,一杆亮银枪在城门处一挑,倒塌的城门便被他挑飞了出去,清理了入城道路。   大批弓弩从城头射落,白马银枪的银鹰挑起另外半扇城门,将四射弓弩系数挡了下来,有他这样吸引火力,其余飞鹰骑更是不要命地冲杀进来。

  先锋分夺两侧城头,保证后续大部队的安全进入,还有一股实力强悍的精锐,跟着银鹰身后,挑着那半扇城门,一路直杀府衙。   “城破了,城破了!”  大批飞鹰骑走马呼啸,瓦解敌方守城士兵的意志。

  可惜事与愿违,此举非但没有瓦解敌人意志,反而引来大批青巾军甚至太平道狂热信徒的攻击。   “死战,死战!为天师战死,飞升大黄天。 ”  让人疯狂的邪教信仰,令这些疯狂的信徒死战不退,不断有男女老少从房屋内杀出来,冲向装备到牙齿的飞鹰骑。   飞鹰骑乃鹰王麾下精锐,自然也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软柿子,不管扑上来的是年幼稚嫩的儿童,还是白发皓首的老者,亦或是如花似玉的貌美女子,系数抡圆了砍刀斩杀马下。   叶清玄看着眼前血流成河的一幕,不仅眉头微皱。

  这时人影一闪,展羽立于叶清玄身后,问道:“如何?”  叶清玄头也不回,举起左手一物,却是一截手臂。

  “符遥重伤逃遁,若及时追赶,当可在其南渡大江、逃入白莲教之前,将他击毙。

”  展羽点头。 “我这便发布追杀令,着使武林盟办事。 ”  叶清玄缓缓吐气,展羽顺着他目光看去,飞鹰骑受到极大阻力,但挡路者皆乌合之众,逐渐被飞鹰骑杀得尸横遍野。   “再这么下去,怕是要屠城了。

”展羽叹息道。   “生命无辜,还是少造杀孽为好。 ”叶清玄说。   展羽想了想,道:“太平道占领此城经年,反抗之人早已杀尽,余下的都是太平道的狂热信徒,留着也是祸害。 ”  叶清玄慨然道:“上天有好生之德,能救下一人便是一人,日后选择一地,好好管教,数代之后,当与常人无异。 我会和鹰王求情的。

”  “好吧。 ”展羽点头赞同,“寒霜冷月当有投降之意,待我大军入内,必降。 以其二人身份,当可劝降此城中人。

”  二人商量已定,展羽自去传达。

  时间不过三刻,真定府的洪钟便被敲响,隆隆之声在城内快速传递,特殊韵律的钟声传至每一个人的耳朵之中。

  在钟声响起的刹那,展羽和燕绝翎齐齐赶回。

  “死的是冷月。 ”燕绝翎淡淡说道。   燕绝翎不杀女人,所以对付冷月的是如花。   展羽冷哧一声,“寒霜是个聪明人,不用我浪费口舌,便主动邀功,以求不死。

”  叶清玄点了点头,“镇魔塔中又多了一位,但愿他的后半生能够抵过前半生的杀孽。 ”  钟声传远,笼罩整座真定府城。   在呆愣片刻之后,所有太平道的信徒俱都匍匐在地,不知从何处开始,嚎啕大哭之声逐渐响起,并渐渐弥漫全城,甚至更有过激之人当场自杀,以追随自己的天师。

  没人阻止这种自戕的行径,对于这些已经烂进灵魂的宗教狂热者,活着就是祸害。

  “把活着的太平道信徒无分男女,系数迁到天山南拜火教原驻地……”叶清玄横眉冷目看着这些愚昧信徒,心中厌恶不可抑制,“待日后平定白莲教,也迁到此处,三大邪教信徒合为一处,严加看管,屯田自活,令三方检举揭发,但凡发现有三教信仰者,直接处死,财产归揭发人所有。 ”  燕绝翎和展羽面面相觑。

  燕绝翎惊叹道:“叶子,既然你要救他们,又何故使用如此的严苛手段?活着的人并不会感激你,反而会记恨你的!”  “他们的感恩我毫不在意。 我只要他们听话!”叶清玄冷声道:“生存的机会我只给一次,因为这是天道。

但我希望他们珍惜生命,莫要迷途不返,否则,下场只会是死路一条。

这不是残忍,而是对天下苍生的公平。 ”  杀——  城内最后一股负隅顽抗的太平道信徒被飞鹰骑剿灭。   大批骑士开始押解太平道信徒,以军营为囚室,数量达到三十余万,军营里人满为患,密密麻麻的站满了行尸走肉般的太平道信徒,连一丁点的缝隙都不可得。   战事已毕,叶清玄不再久留,后续工作自有银鹰、展羽等人安排,他则一人上路,南下追逐符遥。   **********  洛都。

  乾阳宫外,武相府。

  郑展堂安坐书桌之后,一件一件处理着面前小山一样的文件。

  尽管身侧还有两名文官辅助,但连日的操劳依旧让他颇为伤神。 这些重要文件经过筛选之后,会被呈送给宫内的昭武帝皇甫泰明。

  两名小厮端上参茶,郑展堂顺手接过,一饮而尽。   数年不显江湖,郑展堂往日那风流倜傥的模样,早已为斑白双鬓所替代,但眉宇间却是官威日盛,比之当年更有“武相”意气风发的模样。

  饮罢参茶,郑展堂头也不抬,又拿起一卷文件,边看边皱眉道:“这是昆吾百年老山参,国家新立,百废待兴,我不是吩咐过不许如此奢侈吗?”  茶童连忙跪倒,禀告道:“禀代相,这是陛下亲自吩咐安排的,小的不敢不从。 ”  郑展堂微微一叹:“既是陛下嘉许,那便算了。

将参茶也奉予两位大人。 ”  “谢代相。

”  郑展堂自从投靠南朝,真正放弃魔门“白虎”身份,放佛为了弥补当年错失,一心扑在工作之上,甚得昭武帝和丞相江水寒的信任,已经成为代理“武相”,与当年地位完全相同。   一名官员放下茶盏,看着郑展堂心中感慨,拱手道:“代相,您已连续操劳五日,不曾休息,下官等人还能轮换替代,大人还望保重身体,不可操劳过甚啊!”  郑展堂嘴角轻笑,淡然道:“冀州初定,许多事情摆在案头,陛下与丞相尚且连日未眠,我等又岂能怠慢?”  二官为之拜服。

  就在众人纷忙之际,外间一阵乱糟糟的脚步响起,黎道天狂笑之声随之传来:“武林盟令到,郑展堂还不出来接令!”  郑展堂眉头顿时大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