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散文精选】衣襟带云雾

  • 本站
  • 2019-06-17
  • 25已阅读
简介 2年前字【】】衣襟带云雾"alt="【】衣襟带云雾"width="365"height="570"border="0"vspace="0"style="width:365px;height:5

【散文精选】衣襟带云雾

2年前字【】】衣襟带云雾"alt="【】衣襟带云雾"width="365"height="570"border="0"vspace="0"style="width:365px;height:570px;"/>山里的晨,风平,气定,像个清心寡欲的禅女子,徐步静坐都是清凉沁漫的气韵,这夏夜里水云纷谢的多情,又为她清美的绿罗裙外罩上一件飘逸的雾衣。 雾衣轻若云翳,徐浓徐淡的飘曳,忽远忽近的迷离,收扬之处,皆是无风自翩的神韵,愈发显现出神秘朦胧之美了。 时间还早,也不急着准备早饭,索性披上罩衫,倚在阳台栏杆上看雾。

雾里花影绰绰,落在衣上,雾里鸟声嘈嘈切切,也落在衣上.......雾,是水气冷凝的小小水滴,飘于地面,浮于空中,霏霏之纤态,像是淘气的孩子,缠绿树,绕青山,去草尖儿上凝露,到花叶上垂珠儿;又像有心事的少女,袅娜的身影,徘徊在山麓水畔,欲去欲留的模样儿,似有眷恋,也有踌躇。 度娘说:“雾,是靠近地面的云。

”我喜欢这样的说法。

一直觉得,雾和云一体一态,都是轻的,闲的,清的。 若有寻云弄水的逸致,入幽境,看幽景,来去都是“衣襟带云雾”的清闲,那“坐看云卷云舒”,“冷浸禅天风雾靜”,便都是可观的景天,都是开悟的心境。 南朝诗人萧泽的《咏雾诗》里,对雾的描写极为贴切形象,“从风疑细雨,映日似浮尘。

乍若转烟散,时如佳色新。 ”,你看那雾气随风飘动,可不正如濛濛的雨,游动的尘埃嘛!绿荫幽浓的窗畔,鸟声嘈嘈切切,花气袅袅漫漫,那大片大片的濛雨,游尘,落在诗意的笔下“含霞卷雾,分天隔日”,徐徐挥洒出一卷水墨写意。

卷上风鸟花月,水榭山郭,均是绿非绿、蓝非蓝、红非红,隔着层水纱似的,朦朦胧胧,不挤不闹,一派空濛静谧,弥漫出淡淡雅雅的清凉气,润眼,入心。

而入了心,眼里的非非相,已栩栩生姿,活色生香。

说是看雾,实则是在扑朔迷离的景天里,看世,看心,也看缘。

年少懵懂时,对人对事,常做“雾里看花”,喜恶都单纯于表象,多惹来满心”人生若只如初见”的伤感。 待得岁月如风,扫开心上雾霭,通透渐现,再回观过往,就懂了处世处心,都需要慢煨细品才得其真味,便将喜忧尽付细水微澜,换做一窗不惊不扰,闲敲棋子,枕风听雨,小菜清粥.......佛说:一花一叶一世界。 世间万般,皆有禅性,哪怕是一滴雾,一粒尘,若能止心静悟,入其境,可观己心,借其慧,可清己欲。 虽然自己没有通灵达慧的博思,却也喜欢以一颗清凉心,坐看云舒雾卷,感受幽情淡然。 行走尘路,恩遇数轮,有山穷水尽,也不少美景良辰,但这些都会成为过往。 曾经携手的岁月,掉落在不断前行的身后,难以控制的蹉跎,难以挽留的远去,真正能长久相伴的,只不过是一颗安淡平和的素心。 素心,像诗境山水,经云舒雾卷千年了,翻来再看,依然是那天,那人,那情,清清落落的,默然静好,恬淡安闲。

风轻轻走来,扫开小院的雾气,看见阳台下老了的香菜,花开如雪,蜜蜂与花蕊在缠绵亲热,一点也不顾及我这个与晨贪欢的人。 院墙外,那绿衣裙的青山姑娘,也把雾纱卷了起来,系成云朵,别在襟上,身边,水映晴蓝悠悠,时光徐如清流。 知道自己生若野草,不适合车水马龙的都市,便安居深山,遍饮溪泉,锄禾耕谷时,任由雾气满衣;采薇归来时,拾步鸟啼林径,捎上一袖云;日子散淡安宁的如闲云野鹤,这心纯朴的,哪还容得丝丝繁华负累呦!淡若白粥的生活,也常有点点诗意悬系心境,却总如“晓雾忽无还忽有”,近复如遥的游思,因不够清澈,多被一院鸟声啼乱。

乱了,也不去辨,只静静地等,等风雾具靜,那一半诗意,一半烟火,就在眼里生出画来,心里也便有了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