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第一卷 初入王府 第六十一章 豫州一行

  • 本站
  • 2019-08-07
  • 151已阅读
简介 日头西坠,残阳似血,远方的地平线上一片暮色缭绕之景。 燕豫两州交界处,一队车马在狭窄的林荫道上急速行驶着,十数个骑马的侍卫护在前后两辆车旁,形成一个矩阵,随时防备外来的侵扰和突袭。

第一卷 初入王府 第六十一章 豫州一行

日头西坠,残阳似血,远方的地平线上一片暮色缭绕之景。

燕豫两州交界处,一队车马在狭窄的林荫道上急速行驶着,十数个骑马的侍卫护在前后两辆车旁,形成一个矩阵,随时防备外来的侵扰和突袭。 两辆车辕前,赶车的小厮熟练地挥鞭抽在前面呼呼冒气的马臀上,他们要赶在夜幕降临之前赶到前面的驿站去,否则今晚就只能在这片林子里宿营了,他们几个粗老爷们倒是没什么,两位少爷也不是矫情的人,可是后头那辆马车上还有位“体弱多病的娇客”呢,怕是受不了这份罪……这位“娇客”说的不是别人,正是二少爷钟久煜院子里新开脸的通房丫头夏晴。 此时这位夏晴姑娘正柔若无骨地靠在钟久煜宽阔厚实的胸怀里,细声细语地与她的二少爷说着悄悄话。

她也不嫌咯得慌,春杏心下撇嘴,这位姑奶奶是真能装啊,一路上非要扮这么个林妹妹的样,明明如厕的时候两条腿倒腾的比她还快呢,一上车就又是这副扶风弱柳的德行!呿,也没辙!有个S,就肯定有那个M,人家二少爷还真就吃她这一套,一用一个准!强忍下喉咙里不断上涌的酸意,春杏低垂眼睑十指紧扣住车窗木棂,这坑爹的古代交通工具啊……上帝阿里巴巴,赐我个竹蜻蜓吧,老娘快HOLD不住了……也不知钟久煜对着夏晴耳边说了句什么,把我们的夏姑奶奶逗的乐不可支,凤眼流盼。 这一流盼,就不小心扫到了车厢角落里低垂个头的春杏,黛眉微挑,露出几分兴味之色,当即附耳到钟久煜耳边低语了几句,带着股幽兰的气息喷在后者发烫发软的耳根上。

后者不淡定了,面色潮红地盯着夏姑奶奶上下起伏的胸脯看,重重地点了几下头。 坐在一旁事不关己的春杏,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惦记上了,从她们出发,算上今天已经整整十二个日起日落了,这古代的破车厢破木轮子已经快把她折腾死了……夏姑奶奶几次扫过来的眼风她不是没注意到,意图昭然若揭,毕竟谁家小两口亲亲热热都不想旁边坐这么个大电灯泡吧!可是春杏也没辙啊,不坐这儿她坐哪儿啊?!前边那辆车上大丫鬟武绫看她的眼神那叫一个不善啊,恨不得在她身上看出个窟窿似的!还有那个黑面三少爷,也不知是真的假的,见天介地挂张愤懑不甘情伤不已的臭脸,酒罐子摆的车上到处都是,喝完酒还爱耍上一会儿酒疯……春杏对此是厌烦不已,一车厢的酒臭味她忍忍也就过去了,可是钟久礼这个“动手动脚”的毛病她接受不了,他不是摸,也不是亲,他是抡拳头打,春杏第一天就差点被他抡成个乌眼青,也就武绫那个会武的能跟他过上两下,一个突刺过去,能让这头黑熊睡上两三个时辰,接下来就是无边无止的酒臭,窟窿,酒臭,窟窿……其实春杏骨子里是个比较逆来顺受的人,在无法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可惜她想忍,人家却不想让她忍了,在发现这丫头就是个“脸皮厚的”之后(窟窿穿不透嘛),武绫一个“她太笨”的破理由就把她打发到后边那辆马车上去了。

“她太笨”直接被春杏翻译成了“她不会武”,心里也没觉得怎么委屈,乖乖巧巧地去了后边车上给夏姑奶奶和二少爷当电灯泡去了。 “红杏,你去前面车辕上替会儿济安,赶了一天的车他也累了……”钟久煜出声吩咐道。

春杏想也不想地答了声“是”,管它红还是春呢,连这副身子都不是自个的,何况个名字了,转身挑帘出了车厢,慢腾腾挪蹭到车辕前正卖力赶着车的济安旁边,挤出个讨好的笑,柔声道:“济安哥哥,你赶车赶累了吧,二少爷叫我来替会儿你……”说着,悄悄递过去一只小巧的暖炉,这暖炉已在她怀里藏了半天了,还是温热的。 二少爷的话济安也听到了,知道少爷这是撵她出车厢呢,眼瞅着天色就要黑了谁还有功夫让一个小丫鬟“练手”玩赶车,当下不声不响地接过了暖炉揣进怀里,肚腹瞬间暖和了不少,稍侧下脸给了春杏一个善意的笑。

接到对方友好的示意,春杏心安了不少,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十指依旧紧扒车辕木棂不放,顺着马车晃荡的幅度一颠一颠地欣赏起了天边斑斓如火的晚霞,竭力忽视迎面灌来的冷风。

正陶醉着,就听车厢里边传来了钟久煜和夏姑奶奶越来越大的嬉言笑语和衣摆摩擦声。 少顷,二少爷冲车辕上的两人大声吩咐道:“济安,你到一边歇着去,叫春杏替会儿你,她前几日不是随你学了几手赶车的手艺吗,你就叫她赶,她要是赶好了,我就涨她两倍的月钱!”说完,哈哈大笑了起来,豪爽的笑声中还伴着一道低低的娇笑。 春杏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咱们夏姑奶奶想看耍猴,于是钟久煜那个王八蛋直接把“猴戏”安到了她脑袋上!“是。 ”济安不解地瞄了眼身旁的春杏,犹豫着把鞭子交到了后者手上。

春杏接过鞭子,在手腕上绕了两圈,轻巧地试甩了两下。 劲道不够,准头还行,济安挠了挠鼻子。

“把缰绳也给她。 ”他有透视眼吗?春杏心中腹诽。 刚沾到一点济安递过来的缰绳边缘,春杏便急忙缩回了手,马前奔的冲力太强,她根本就拉不住。 抬睑看了眼隔壁的济安,只见对方眼里有担忧有无奈,还夹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玩味。

得,又一个看猴戏的!春杏畏畏缩缩地伸出手去,刚要收紧五指,就被一股大力猛地带向前,济安几乎是同时出手,春杏只觉前边的马臀在自己眼前瞬间放大,下一秒就又被抓回了车板上,耳边炸开着两旁侍卫的爆笑声。 车厢里的人也是笑的不亦乐乎。 “晴儿可满意?”“满意了,莫要出了人命,晴儿只是想逗逗她罢了……”“只要晴儿满意就好……”吧唧吧唧的亲嘴声。 春杏一阵恶寒。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