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从又慢又挤到快速直达

  • 本站
  • 2019-05-14
  • 105已阅读
简介 从安徽到上海打工已整整18年。 每年一到腊月底,我们一家三口总要想方设法返乡过年,与留守家园的老人团聚。 过年后又辞别故乡,再次回到打工的地方。 安徽到上海,往返一趟将近10

从安徽到上海打工已整整18年。

每年一到腊月底,我们一家三口总要想方设法返乡过年,与留守家园的老人团聚。

过年后又辞别故乡,再次回到打工的地方。 安徽到上海,往返一趟将近1000公里。

这段路程,如今不算啥,在过去那可真不容易。

记得我们刚来上海那几年,是乘坐中巴车出门的。 那些中巴车都是民营的,一辆车里挤了三四十人。

在狭小的空间内,座位不够,就放置几条长板凳和数只小板凳,人挨人,头碰头。 最难熬的是夏天,车里没有空调,整个车厢就像一个大蒸笼。

这样的长途跋涉,遇到晴好天气倒还将就,若是碰上大雪封路、道路结冰,不折腾十几个小时,根本到不了目的地。

那些车经常晚上发车,或者是凌晨三四点钟发车。 为了能乘上车子,我们经常一两点钟就得起床。 再往后几年,镇上有人购置了几辆大巴,开始合伙跑长途。

大巴相比中巴,车况和性能都好了许多,安全性也有保障。 一到春运,不少大巴老板们还从上海的旅游公司租赁大巴,聘请司机增加车辆。 即使这样,仍难以满足乘客出行的需求。 这些大巴车就在老家的小镇上驻点。

每逢年后出门,我们的行李箱都塞得满满的。 为了方便,多数时候我们会选择乘坐大巴出行。

而年前返乡,我们则会选择乘坐火车。 乘坐火车,又是另一番滋味。

最早的时候,我们总是乘坐慢车(普快),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绿皮火车。

慢车,就是大站小站站站停,有时还临时停车让道。 就拿我们常走的上海到滁州的这段线路来说,约350公里,走走停停要花6个小时。

慢尚且能忍,最难忍的是挤。

为了能在节前赶回家与家人团聚,每一节车厢都挤满了乘客。

车厢连接处、过道里站满了人,甚至连厕所里、椅背上都挤满了人。

那时候,大家都是拼了命地挤上车,从车门挤不进去的,就从车窗往里爬。

有的是一家子,这个刚挤进去,那个还没挤进去,火车就开动了。

从1997年到2004年,中国铁路实行了好几次大面积提速。

那时,也有快速、特快、直达列车可供选乘。

由于绿皮火车票价低,大多数打工者出行还是选择乘坐慢车。 随着2008年京津城际铁路和2009年合武高铁、武广高铁相继通车,我国高铁飞速发展。 飞驰穿梭在高铁线上的“和谐号”“复兴号”动车组列车,快如闪电,极大地方便了人们的出行,极大地改善了人们乘坐的舒适度,也大大缩短了人们出行的时间。 还拿上海到滁州来说,最快只要一个半小时左右就能到家了。 如今,那承载过我们太多回忆的绿皮火车渐渐淡出历史舞台。 坐在宽敞、整洁的动车车厢里,人们有说有笑,心情轻松而愉悦,真是一种享受啊。

回首过去,从摇晃颠簸的中巴,到风驰电掣的高铁,我国交通事业的快速发展有目共睹。

我们是中国地面交通的参与者,也是见证人。

我们见证了中国高铁的飞速发展,这是国家富强、民族振兴、科技创新带来的辉煌成就,它带来的是极大的便捷和舒适,真正给广大老百姓的出行带来了福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