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六个小细节,重新解读《清明上河图》

  • 本站
  • 2019-07-25
  • 34已阅读
简介 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局部)孙家店的酒铺与布帛铺绢本设色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先论酒铺子。 宋代施行榷酤法,据相关史载,朝廷在东京对酒曲实行专卖,也就是间接地专卖酒。 则此孙羊店,

六个小细节,重新解读《清明上河图》

  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局部)孙家店的酒铺与布帛铺绢本设色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先论酒铺子。

宋代施行榷酤法,据相关史载,朝廷在东京对酒曲实行专卖,也就是间接地专卖酒。

则此孙羊店,既挂“正店”招牌,则当是所谓的在京酒户,通过向官方“定年额斤数占买”酒曲,就可以大量酿酒卖酒,包括向酒店批发酒了,图中其后院堆积如山的酒缸便是印证。

而正是凭大量酿酒卖酒,孙羊店才能够挂“正店”的招牌。   此铺面与孙羊店间,隔一低墙,墙上是不高的透空的木栅栏,两处互见,显然只是一种隔断。

铺面临门紧挨放着2排8个大木箍酒桶,环绕着8个木酒桶,有4个男子,中心位置是一个斜背过去朝孙羊店方向拉弓弹射的人。

  此铺子外面,则有三组人马,其中一组为二驴拉的串车旁,三人正检查捆扎串车上的几个大皮箱似的货物。

笔者以为,其人当为远道贩酒的客商。

他们的大皮箱应是才被酒铺伙计们装满了酒,酒铺里的伙计,应是才干完卖酒的力气活,拉弓者则正在把所收的票款用弓弦弹射到正店的收银台去。   现在再说布帛铺。

如前所引,张安治先生所言的“卖布的铺子”,当是指铺子左角的那个很小的铺面。 他所言“代写书信的先生也占用了一间铺面”,则是目前主流认知的办税务。 笔者则以为整一个是布帛批发铺。

  此铺面与那卖酒的铺子之间同样也只是一个隔断。

铺子左角的那个小铺面,里面成卷的布帛密密堆放,是它的仓储,抱布回望的老者,当是抱着布样,在等候吩咐。 铺内书法屏风前,有两人一坐一立,显然是在对账。 立者身旁是一个大木支架,支架上挂着大秤。 大秤架后的墙上挂着幕布,状态与抱布老者后面卷起的幕布很像,当是另一个仓储。 铺子门前,靠近抱布老者一侧,有四人环立于捆扎好的一堆布匹包裹旁边,两两成一组。

铺子门前靠近孙羊店正门一侧,一人正连架子卸下一头驴子所驮的方形布帛包裹,柳树干上还靠着他已经连架子卸下的另一头驴子所驮的方形布帛包裹,一个老者拿着纸卷正跟在他旁边等着为他登记,看来也是一单收货的生意。   如此,则两个铺面,一个批发酒,一个批发布帛,都是事关食货之大者,复加其正店的华丽阔绰排场,孙羊店的财源广进真是活灵活现,而画者歌颂国富民丰的深旨亦昭然若揭焉。   (作者系浙江大学副教授,文章有删节)(责编:潘佳佳、鲁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