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两个人的世界,虽咫尺已然天涯

  • 本站
  • 2019-07-09
  • 142已阅读
简介 记得薛之谦还没红的时候便开始听他的歌,印象最深的是那首其实。 分开时难过不能说,谁没谁不能好好过,那天我们走了很久没有争吵过。 分开时难过不要说,如果被你一笑而过,还不如让你选

两个人的世界,虽咫尺已然天涯

  记得薛之谦还没红的时候便开始听他的歌,印象最深的是那首其实。

分开时难过不能说,谁没谁不能好好过,那天我们走了很久没有争吵过。 分开时难过不要说,如果被你一笑而过,还不如让你选择想要的生活。   而你,在别人的世界。 是否享受着别人倾其所有带给你的温柔。

那个世界定是惠风和畅,阳光和煦的吧。 不像我,反正注定留在你不要的世界里的一角。

对着雨水,对着残月。

怅然若失。

在眼角的泪痕中,幻化出我们的过往,在夜深人静,所有人都不再注意时一幕幕上演。

毕竟,我已经习惯了伪装,我不想把点滴脆弱对别人坦诚以见。

显得我过于弱小,我知道这样只会离她的世界越来越远,再不可及。 我不敢想象此情此景,只好逼迫着自己将那一件件刺人的外套往身上穿。

  终于,我也迷失了方向。

我想,可能早已迷失,只是我不曾注意。 然而,注意到了又能怎么样呢。

我从前的方向仅仅是她,仅仅是那短短的一辈子。 我不明白,为何她连一点机会都不肯留给我。

却把那散落一地的过往全盘托付给了我,不忍舍弃,或是我从来没有能力舍弃。 我只好将这一地过往拾起,整装为永远也翻不完的相册,靠于肩上,藏于心中。

踏足于原地,在原地盘旋,期待你能将它领回,连同我那颗早已伤痕累累的心。   那时还与她在一起,我清楚的感觉到两个人彼此相爱着,一刻也不想分离。

她常常嘟起嘴巴,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我亦时常用指尖触摸着她柔长的头发对她说,别怕有我。 有我,可后来你的生活真的有我吗。 我在一个人的世界想念着一个人,撕心裂肺,苦不堪言。 痛不可语,那个世界却依然风轻云淡,阴霾漫天。

面对这个世界的漠然,好像一个迷失方向的孩子。

  在别人的世界。 是否享受着别人倾其所有所带给你的温柔。 拜读君的文字,说的辛酸,如这一点想法,没有人不曾没有过,若以为了心上人更好,我们应该坦然接受。 文字细腻,感情充沛,读之入胸。 闻香老才拜读留言。   我不明白这是否只是幻想而已,也不敢想。

因为那个人对我而言早已是一切,我将一切都交给了她,再没有权利选择,再没有权利妄想。 我便仅仅是守着这一方世界等待她的降临,无论艳阳高照亦或白雪纷飞。 只要她想,只要我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