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淮阴侯列传》读后感

  • 本站
  • 2019-06-11
  • 147已阅读
简介 履虎尾对汉初名将韩信的了解,最初是连环画;再大一点,读了蔡东籓先生的《西汉演义》;再后,就是《史记淮阴侯列传》。 《淮阴侯列传》是太史公极为成功的人物传,几乎每一个读者,都会被韩信的悲惨

《淮阴侯列传》读后感

履虎尾对汉初名将韩信的了解,最初是连环画;再大一点,读了蔡东籓先生的《西汉演义》;再后,就是《史记淮阴侯列传》。

《淮阴侯列传》是太史公极为成功的人物传,几乎每一个读者,都会被韩信的悲惨遭遇所打动。 《淮阴侯列传》主要分为两大部分,一半的篇幅是叙述韩信的事迹----或曰丰功伟绩。

韩信足智多谋,能征善战,为刘邦打下大半个天下。

在汉初功臣中,无第二人可以比拟,高祖刘邦曰,“连百万之师,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这也是不容否定的事实。

另一半的篇幅,则用来表明韩信从来就没有谋反之心,之所以被杀,乃是功高震主。

正如韩信自己所说:  “狡兔死,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

天下已定,我固当烹。 ”  最后,太史公乃委婉地为韩信鸣冤叫屈曰:  “假令韩信学道谦让,不伐己功,不矜其能,则庶几哉,于汉家勋可以比周、召、太公之徒,后世血食矣。

不务出此,而天下已集,乃谋畔逆,夷灭宗族,不亦宜乎!”  二百年后,班固著《汉书》,韩信之传几乎全抄史记,对韩信的评价,与太历史公无大差异。

后世读《史记》《汉书》的几乎所有的读者,无不为韩信的功高不赏,无罪被杀而扼腕叹息;无不为刘邦的“兔死狗烹,鸟尽弓藏”而愤愤不平。

太史公司马迁自己惨遭腐刑,身世堪伤,写出来的历史,也是充满了悲愤。

我读《史记》,每读到赵氏孤儿,伍子胥,文种,范蠡,屈原,贾谊,李广等故事时,总是似见一白发苍苍的老人,在仰天呼唤,真乃字字血,篇篇泪是也。

所以,鲁迅先生赞叹《史记》曰,此乃“无韵之离骚,史家的绝唱”也。   以后,我又读了司马光的《资治通鉴》。

在读到这段历史时,却见到了另外一种意见。

《通鉴卷十二》的史评——臣光曰:  “夫乘时以徼利者,市井之志也;醻功而报德者,士君子之心也。

信以市井之志利其身,而以士君子之心望于人,不亦难哉!”  读书至此,自我感觉又进入了一个更深的层次。 是啊!司马温公说的,也不是全无道理啊!  不似萧何,曹参,樊哙,夏侯婴等人那样,韩信本不是刘邦的死党。 韩信先投项羽,又来投奔刘邦。

韩信这种“朝秦暮楚”的行为,乃是一种政治投机,并不是一心追随汉王刘邦,建功立业。 韩信初投刘邦时,只得到一个小官做——“连敖”。

有一次,韩信等人犯了法,“坐法当斩”。

已经接连斩了十三人,轮到斩韩信时,韩信仰天大叫:“上不欲就天下乎?何以斩壮士!”韩信临刑大喊,打动了监斩官夏侯婴。

夏侯婴告之刘邦,汉王乃饶其不死,还提升韩信为治粟都尉,此一该杀而未杀也。

  韩信犯了死罪,不但不杀,反而升了官。

谁知韩信还不满足,竟然私自逃走,又犯下另一条死罪。

丞相萧何得知,亲自去追。

刘邦以为萧何亦背己而逃,如丧左右手。 萧何回来,刘邦且怒且喜。 由于萧何的极力举荐,刘邦乃拜韩信为大将。 刘邦筑坛拜将,“诸将皆喜,人人各自以为得大将,至拜大将,乃韩信也,一军皆惊!”此韩信二当杀而非但不杀,还得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将军的地位。

  韩信率军攻齐,未至而得到消息:高阳酒徒郦食其已经凭其三寸不烂之舌,说降了七十余城。 韩信为争夺功劳,听从辩士蒯通的建议,不顾郦食其的生死,乃乘虚而入,偷袭齐国。 齐王田广以为郦生“卖己”,用油锅烹掉郦食其。 郦食其的弟弟郦商,是刘邦的爱将,郦商必恨韩信入骨。 而且,韩信如此行为,使刘邦失大信于天下,此三当杀也。

  刘邦与项羽相持于荥阳,在危急的时候,接到了韩信从齐国发来的书信。 韩信乘人之危,挟功邀赏,称:“不为假王以镇之,其势不定,愿为假王以镇之。

”汉王大怒,骂曰:“吾困于此,旦暮望若来佐我,乃欲自立为王!”刘邦此时心中又该做何想?张良,陈平蹑汉王足,提醒刘邦,“汉方不利,宁能禁信之王乎?不如因而立,善遇之,使自为守。 不然,生变。 ”刘邦这才明白过来,复骂曰:“大丈夫定诸侯,即为真王耳,何以假为!”于是将计就计,封韩信为齐王,韩信这才发兵帮助刘邦。

此韩信之四当杀也。   项羽在与刘邦定立和约后,便东归。 刘邦背信弃义,引兵追之,并调韩信,彭越率军来会,最后一举消灭项羽。 但此二人皆,不听调遣。

刘邦被项羽一个回马枪,杀得大败。

刘邦无奈,只好听从张良的意见,把“自陈以东傅海”之地,封给齐王韩信;“睢阳以北至谷城”,封给彭越。 韩信,彭越得到了好处,这才率军前来(最后垓下一战,消灭项羽)。 此韩信之五当杀也。   可见,刘邦固然是“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而韩信也一直是居功邀赏,讨价还价,从来也没有“士为知己”,“滴水涌泉”之心。

刘邦早已有了杀韩信之念头,只不过没有能力罢了。

司马温公曰:“高祖用诈谋禽信于陈,言负则有之;虽然,信亦有以取之也。

始,汉与楚相距荥阳,信灭齐,不还报而自王;其后汉追楚至固陵,与信期共攻楚而信不至;当是之时,高祖固有取信之心矣,顾力不能耳。 及天下已定,信复何恃哉!”  所以,司马温公最后引用了司马迁的原话,反其意而用之,曰:  “假令韩信学道谦让,不伐己功,不矜其能,则庶几哉,于汉家勋可以比周、召、太公之徒,后世血食矣。

不务出此,而天下已集,乃谋畔逆,夷灭宗族,不亦宜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