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李小鹏与师叔之女谱写感人叹跨国爱情

  • 本站
  • 2019-06-26
  • 10已阅读
简介 美国初识:她就是我要找的女孩 2003年8月的美国,阿纳海姆第37届世锦赛,是李小鹏最风光的时刻,他一人夺得男团、跳马和双杠三顶桂冠!尤其是他创造的“跳马”和“双杠”两个动作——被命名为“李

李小鹏与师叔之女谱写感人叹跨国爱情

美国初识:她就是我要找的女孩  2003年8月的美国,阿纳海姆第37届世锦赛,是李小鹏最风光的时刻,他一人夺得男团、跳马和双杠三顶桂冠!尤其是他创造的“跳马”和“双杠”两个动作——被命名为“李小鹏跳”和“李小鹏挂”,将他的影响力推举到世界体操的巅峰!  那时的李小鹏,头发是染过的,牙齿是矫正过的,服饰是时尚的,笑容是灿烂的。

他一直是那样率性亲和,淳朴天真,活泼可爱。

他甚至将自己玩过的老款手机淘汰给队里的队员,体操队领队钱奎当时使用的手机,就是小鹏玩过的二手货哩!那时候的他,是年轻人心目中无可替代的偶像。 尤其对于热衷追星的女孩子们来说,时尚帅气的李小鹏是她们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不少大胆姑娘主动给李小鹏写信示爱。 但李小鹏无暇顾及这些来信,也不可能从这些信中挑选他的意中人。   然而,却在不经意间悄悄地降临了。

  那次,美国加州“南海岸体操俱乐部”的老板李小平和妻子文佳,在家里举行了一个庆功晚宴。 李小平和文佳都是上海人,也都是上世纪80年代国家队的队员,当时有“金童玉女”之称。 李小平在莫斯科世锦赛上,为中国队夺得第一个鞍马世界冠军;随后与李宁、童非、楼云、李月久等一起,战胜体操强国苏联队,夺得中国体操史上第一个男团冠军,把中国队带上了男子体操的巅峰。

文佳是当时国家队最年轻漂亮的女队员,她在1987年莫斯科世锦赛夺得女团亚军,这是当时中国女队的最好成绩。

两人在退役成婚之后,一起奔赴美国,读书,经商。

宴会上,一位清丽、高挑、脸上始终挂满微笑的小姑娘引起了李小鹏的注意。 在用餐过程中,李小鹏很少动筷,也没怎么听大伙的说笑,注意力全在这个美丽的女孩身上,目光不时地往她身上扫视。

他终于忍不住了,小声问坐在身边的师叔李小平:“这位女孩是你们俱乐部的学员?”李小平告诉他,这就是他的大女儿李安琪,今年16岁,正在读高中。

李小鹏听后点点头,倾慕的目光再次凝视她时,发现安琪也在微笑着朝他点头。

他的心动了,内心充满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激动和向往。

他知道,自己绝对是一见钟情了,这个小姑娘就是自己要找的女孩。   在此之前,有不少优秀女孩子跟他联系,甚至也有见了面的,但他没有找到感觉。 第一眼看到安琪,他就动了心,觉得她就是自己要找的女孩!安琪虽然出生在美国,但是一直受着良好的中国式传统教育,不像本土美国姑娘那样豪放,相反比一些中国长大的女孩还显得羞涩、矜持。 不过,她却十分细心,对人非常谦和、体贴。   李小鹏听师叔介绍,李安琪也练过几年体操,后来因功课太紧只好放弃,边读高中边攻绘画和模特。 安琪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郁的青春与艺术气息,深深地打动着李小鹏。

他想,自己只要抛出红绣球,安琪不会不接。

他对自己的,跟在赛场上一样,充满信心。   那天,他请安琪陪他去商店购买衣服。

安琪正好在练习画画,神情十分犹豫。 李小鹏的心里有些忐忑,说:“安琪,你不愿意吗?”安琪见小鹏哥脸色有些变了,觉得拒绝他不礼貌,便应道:“愿意呀,能陪你这位世界冠军逛街,是我的荣幸啊!”小鹏知道她这是客套话,但总算没有拒绝,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他情不自禁地拉着安琪的手走上街头,但安琪却轻轻地抽出了自己的手。

  在商店里,李小鹏左挑右拣,从这家店到那家店,跑了一整天也没买到一件中意的,倒是老问安琪需要什么:“今天你可以随便挑,有人买单啊!”安琪不但不领情,反而有些不满地说:“看你的性格挺随和大度的,怎么对服装这么在意和挑剔啊?比女孩子还婆婆妈妈!”李小鹏说:“你哪里知道,我买衣服是假的,为了拖延时间能够单独跟你多呆一会儿啊!”就在安琪一愣神时,他顺口念出一首早就想好了的藏头诗:“我乃小鹏真男孩,爱好体操拿金牌;你若支持请举手,深表谢意乐开怀。 ”但安琪一时并未听懂,小鹏就微笑着说:“这是一首藏头诗啊!你把藏头4个字念出来听听。

”见安琪没有反应,小鹏急了,鼓起勇气表白道:“安琪,我好喜欢你,你能接受我,做我的女朋友吗!”安琪脸一红,低下头没有作声,许久才说:“小鹏哥,我还小,没到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再说,我们本来就是好朋友啊?”  安琪这句模棱两可的话,让李小鹏感到无比的失落和失意。   然而更加失意的事接踵而至。

在雅典奥运会上,失误像瘟疫一样,袭击着他和男团队员们。

男子体操几乎全军覆没。   雅典归来,李小鹏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光芒不再,周围的人再不像出征之前那样众星捧月。 有人开始对李小鹏议论纷纷,说他已经老了,可能会退役。   失去偶像光辉的李小鹏,信心大受挫折,一直游移在退与不退的犹豫状态。

那段时间,他整日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打游戏,在网络虚幻的空间里麻痹自己。

夜深人静时,他的脑海里总是出现安琪的身影。

其实这时候,他多么希望身在美国的安琪能够给他安慰和鼓励,他不太在乎别人的议论,只在乎安琪的态度,此时哪怕她的一个问候,甚至一句带着哭腔的埋怨话,他都会精神为之一振。

可是,没有,连发给她的E—mail她都没有回复,安琪就像在他的生活中消失了一样,音讯全无。

此时他多想主动给安琪打个电话,但男子汉的自尊心又让他放弃了这个念头。   回到国内,李小鹏专门请了一位英语老师给自己补习英语。 一次通电话时,小鹏用英语对安琪说:“我从见到你的第一面开始就真的好喜欢你,我感觉你是一个值得托付感情的女孩,我再问你一句,你能接受我吗?”电话那头,安琪没有立即回答,沉默许久后她告诉小鹏:“我把你当成很好的朋友,我还没有往其他方面考虑,我认为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我需要时间。 ”仍然是模棱两可的回答,令小鹏很是伤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