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凤还巢,君莫安!(夜擎,容长安) 中国传统文化有哪些

  • 本站
  • 2019-07-07
  • 54已阅读
简介 主角夜擎,容长安小说《凤还巢,君莫安!》是流星飒沓最新完结的一部佳作,为后五载,空余恨!容长安陪夜擎从不受宠的皇子到太子再到御极天下,她为他倾尽所有,甚至是自己的家族门阀全赌上。 不日前

凤还巢,君莫安!(夜擎,容长安) 中国传统文化有哪些

主角夜擎,容长安小说《凤还巢,君莫安!》是流星飒沓最新完结的一部佳作,为后五载,空余恨!容长安陪夜擎从不受宠的皇子到太子再到御极天下,她为他倾尽所有,甚至是自己的家族门阀全赌上。

不日前她还是崇明宫的当朝皇后,与夜擎相敬如宾,弹指间,荣华富贵如浮萍,转眼成噩梦。

父亲含冤亡故,皇儿生死未卜,她没做错什么,错的,只是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精彩章节此话一出,朝堂上顿时鸦雀无声。 夜擎端坐在龙椅上,宽大的手掌死死攥着扶手,波澜不惊的面容上有了些许的迟疑。 现下该当如何?若应了这举荐,他便是在拂自己的颜面,毕竟三日前是他下的命令关押容长安。

可他若不应,这天下诸万百姓的性命,除了茹娘,又有谁能够挽救呢?思虑良久,夜擎胸前的郁结气息倏而消散,如锋利眉间溢出一丝无奈之意。

无论怎样,终归还是百姓的性命更为重要一些,他不是那种为了颜面舍弃百姓的人。

“朕知道了,今日便到这。 ”话落,夜擎缓慢挺立起身子,侧转离开朝堂,留下一个高大挺拔的背影。

“恭送陛下。 ”听闻此言,朝廷中不少人也是长吁了一口气,纷纷跪礼齐声说道。

下了早朝,夜擎紧蹙眉头,踱步在房间内。 虽说心下已然盘算好如何应对此事,但不知为何,依旧有些烦躁不堪。

房间内燥。

热,夜擎独自更换了清爽的单衣,想着依旧身处牢房的茹娘以及苍生数万,他不再犹豫,低声念了一句:“来人,随朕去牢房。 ”底下立刻有人应了这一声,准备龙辇起轿。

一路上,夜擎显得尤为心不在焉,不知思索何事,底下侍卫唤也不应。

直至牢房,夜擎才恢复了些许红润的气色,下驾整理了自己有些褶皱的衣衫。

门口驻守的狱卒离远便瞧见夜擎的龙辇上金光闪闪的龙凤图案,匆忙谴人草草收拾了一下过路的环境,陪着笑上前道:“陛下,您怎舍身来牢房这等低贱之地?”毕竟牢房阴湿,谁都不愿前来。

夜擎瞥了一眼谄媚的狱卒,冷着脸呵斥道:“朕的行踪岂是你能猜测的?”那狱卒慌忙下跪,夜擎无意久留,摆手示意退下,迈开大步走进牢房。 刚入牢房,一股死气沉沉的阴森气息便传开来,围绕在周身,令人压抑万分。 夜擎嗅着空气中血腥夹杂着铁锈的难闻气味,皱着眉,命人带路。 茹娘此番仍在牢房内写写画画,墙壁早已被她涂抹的不成样子,有些地方过于用力,字体像是刻在上面。 听闻牢狱门口处有些许声响,她仍不慌不忙的继续着自己手上的动作。 约摸没过多大一会儿,便依稀传来此起彼伏的呼唤“陛下”声响,茹娘勾唇一笑,嘴角是讽刺的弧度。 她早就料到,夜擎必定会来寻她,不过是时间长短问题。 果不其然,夜擎阴沉着面容推开了房门,茹娘视而不见,思索着药方的计量。 夜擎见她对自己不予理睬,有着稍许的恼怒,不待发作,身旁紧跟着的狱卒先开了口。

“陛下前来,竟敢无视?你当你是什么东西,还不过来跪礼请安!”那狱卒眼瞧着是一个阿谀奉承的好机会,立马冲着茹娘耀武扬威了起来。

夜擎没有说话,显然是不愿插手。

闻言,茹娘秀眉弯了弯,桃腮带笑道:“陛下此番前来是为了找我,你是什么东西,敢先于陛下开口?”夜擎听后,面无表情的摆了摆手,示意一旁侍卫将狱卒带走。

狱卒自知吃了亏,没敢声张,被人押下了。 “伶牙俐齿。 ”夜擎冷哼了一声对容长安说道。 茹娘听闻此言,面色淡然,平静异常的开口问道:“不知陛下找我,可谓何事?”夜擎无言,只拿睥睨的目光去看容长安。 作为帝王的尊严,他自然不愿先开口。 茹娘见状,也不声张。 她知道夜擎心中所想,丝毫不显着急之意。

二人就这样彼此僵持着,谁也不先开口。 “你可研制出治疗天花的药方?”面对苍生万千,夜擎最终沉不住气,声色凌厉道。

茹娘没有回答,而是毫不客气的出言批判道:“太医院的人,全部都是废物。 ”听着茹娘突兀冒出的话语,夜擎的脸色顿时垮下来。

虽说他发自内心的赞同茹娘说的话,但好歹太医院也是他的人,她这话和变相辱骂自己没有什么分别。 “怎么,事到如今,陛下还不肯承认?太医院上下几十人,从发现天花到今日,过去多少时间了,竟然连一点抑制的对策都没有,只知道隔离,这样的行为,不是废物又是什么?”茹娘看着夜擎霎时间变换的脸色,嗤笑着列出太医院的所作所为,心下鄙夷。 她是真的对于太医院那些空有一身官职,却毫无用武之地的人感到不屑。

天花虽难破解,但却不至于研究了数日,连一张抑制病情发作都药方都拿不出来,可想而知,这群太医的医术究竟如何。 夜擎无言以对,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先不提陛下养的那群废物,陛下无故关押我三日,倘若无关押我这三日,天下百姓的死伤不知减少几许!”谈完太医院,茹娘将矛头指向了站在自己买面前的夜擎。 不得不说,若夜擎没有关押茹娘至此,京城的损伤很大程度上会得到削减。

可偏就天花发作频繁的这几日,茹娘不在,这是何等的讽刺。

面对茹娘滔滔不绝的嘲讽话语,夜擎忍无可忍,怒斥道:“你给朕适可而止!”茹娘闻言笑了笑,丝毫不惧怕道:“怎么,现在情况到了陛下无法控制的地步,想起来还有一个被关押在牢房数日的我?当初陛下不分青红皂白压制我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态度。

”夜擎意欲发作,却不知说些什么。 茹娘也不恼,看着夜擎愈发阴暗的眉眼,话语中流露着些许的讽刺之意。 “想不到普天之下最为英明的君主,竟意气用事,胡乱决策,白白耽误了三天挽救苍生的良辰,不得不说,陛下可当真是寒我身为臣子的心啊。 ”这一句话简直是将夜擎逼入了绝境,将一顶庸君的帽子不偏不倚的扣在了他的头上,偏茹娘所言皆为属实。

夜擎站立在原地,满腔怒火积于胸前,无处发泄。

Top